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陆浩明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小心翼翼地塞进了唇内,第一感觉是唇齿留香,他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这肉又十分有嚼头,而且调味料弄的十分好吃,他吃了第一块还要吃。

    严凝然喜滋滋地看着他,并帮他倒酒:“以后晚上我要是饿了,你就带我来这里吃烧烤吧,又不贵,我吃的又很少,你肯定能养得活我。”

    陆浩明微笑着看了一眼严凝然喜滋滋的表情,心中不禁一阵感叹,前几日他还想着怎么样远离这个女人,但现在心境竟然已经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让他自己都很诧异。

    见陆浩明不说话,严凝然心想是不是自己太过亲热了,于是便做出严肃的神情,低下头认真吃起烧烤来,美味的烧烤立即就吸引了严凝然的注意,她不再去考虑自己的言语是否恰当,沉醉于美食的诱惑之中。

    在严凝然的胁迫和引诱之下,陆浩明也陆陆续续地吃了很多的东西,结果,两个人在回家的路上,陆浩明的肚子就很没有骨气地痛了起来。他刚开始还在忍着,可是在严凝然问了他好几遍到底怎么了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了,责怪道:“还不是刚才吃的那些东西,不干不净的,我的胃现在很不舒服。”

    “我怎么没有不舒服?”严凝然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陆浩明一手捂着自己的肚子,脸上微微的有些不自在,看上去倒也不是十分严重。“我和你吃的东西是一样的,我都没有不舒服,你是故意装的吧?”

    “我故意装?有那么好装么?”陆浩明听见她这么说,气就不打一处来,越过严凝然,凭着自己的一双大长腿直接走到前面去。

    见陆浩明生气,严凝然吐了吐舌头,十分无奈,紧跟在了陆浩明的身后,急急地叫唤:“你别走啊,要是真的不舒服,回家吃两颗胃药,那……”

    她这样一急,又一跑,胃才叫那个不舒服,直接扶着路边的一棵大树哇哇哇地吐了起来,陆浩明听见声音,这才转过了头,看见她的五官都纠结了起来,十分难受地在吐,急忙走到她身边,轻轻地顺着她的背,严凝然摆了摆手,干呕地说不出话来,眼里憋出了许多泪水,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喘过气来,摆摆手说:“别和我说话,赶紧回家漱口!”

    这里又没个水,陆浩明真后悔刚才不该听严凝然的不开车出来,否则现在多省事儿?他不自然地牵起了严凝然的手,说:“这样可能会好受点,我腿长,带着你走。”

    严凝然的心里暖暖的,虽然嘴上没说什么话,可嘴角却扬了起来,心里已经说了一千个一万个‘好’。这样的感情,是不是会慢慢地积累,然后变成深刻的爱情呢?她希望如此。

    最终都要感谢肚子里的这个宝宝,若不是他的到来,自己恐怕还在迷茫着自己到底为何而生。她的一只手不自觉地覆上了自己的肚子。她不敢相信,这里竟然孕育着一个小生命呢。

    陆浩明的手很温暖,真希望这样的时间可以永远停留。

    回到了家里,严凝然黯然地松开了他的手,径直跑进洗漱室去刷牙,漱过口之后,严凝然走出来,坐在沙发上休息,陆浩明已经泡了两杯柠檬水走到她面前来,将柠檬水放在她面前的桌子上:“喝点胃会舒服一点。”

    严凝然两只手抱起杯子,一口气把柠檬水全喝了下去,柠檬汁的分量很少,并不反酸,她喝完叹了口气,说:“怀孕可真难受。”

    “哼。”陆浩明冷哼了一声,拍了拍手上的灰尘,“你知道自己怀孕了,就不要乱吃东西,对我的孩子不好。”

    “你是不是只关心你的孩子啊!”看着他冷冰冰的样子,严凝然抑制不住地冲他大吼道,刚刚才得来的好心情,现在完全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嘛。

    “那是自然。”陆浩明不知廉耻地点了点头,转身走上了楼,他意识到和严凝然的关系似乎近了一些,这并不是他预想中的事情,虽然同情她的遭遇,但仍然不能忍受她的存在,尤其是她今天带自己去吃那糟糕透顶的烧烤,害得他肚子痛,他们两个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见陆浩明的态度转变得如此之快,严凝然的心情又十分伤心起来,她叹了口气,轻轻地揉了揉自己隐隐发痛的胃,然后便也上楼去。

    陆浩明已经在被子里睡了,严凝然抿了抿嘴,也钻进了被子里,并渐渐地朝陆浩明靠过去。谁知陆浩明一个巴掌就打在了她的脑袋上:“别靠我那么近,热。”

    “才不热,今天天气那么冷,空调的温度太低了啦,我好冷。”严凝然说着就往陆浩明的怀里钻。

    但陆浩明却把她一下子就给推开了,表情有些不悦:“严凝然,不要得寸进尺,虽然你怀孕了,但是我也不会把你当国宝看待的,今晚不想抱你。”

    严凝然瘪了瘪嘴,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为什么嘛?昨天不是还好好的么?你今天又发什么疯?”

    “昨天我很冷,今天不冷。”陆浩明恬不知耻地回答道,严凝然身上的淡淡香味一直源源不断地朝他传来,弄得他烦躁不已。

    “可是……”严凝然的嗓子都有些沙哑了,她低垂下眉眼,这样她倒像是那种喋喋不休地追着别人跑的女人了,她是想努力和陆浩明搞好夫妻关系,怎奈他却步步倒退,“好吧,那我睡了,晚安。”说完,她翻了个身,睡了过去。

    陆浩明的心里也不舒服,严凝然是他的女人,按道理来说他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想抱就抱,不想抱就扔一旁,这是他原本的想法。但听见严凝然那么难过的声音,他的心也难过起来,他们只是假夫妻,不该在一起的。

    夜,不能寐,同床共枕不同梦。

    第二日,陆浩明早早地就起来,连饭都没有吃,就去上班了。

    开车来到公司,助理小方迅速地来到他的车前帮他打开车门,陆浩明看也不看地就往公司里走,小方拿着小本子在他的身边报备着:“今天上午10:00-10:30要开一个简短会议,10:40-11:00要会见一个客户,另外今天您的特别助理来报道了。”

    “我的特别助理?”陆浩明皱了皱眉头,他的记忆中从来都没有过这个名称。

    “是的,拿了名片已经向人事部部长去报道了,听说是您让特指的,名叫严一文。”小方心中也奇怪,总裁从来都不特指什么人进公司,可是这一次却破了例,仔细一调查,原来是他老婆严凝然的姐姐,想必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缘故。

    “噢,我记得了。”经这么一提醒,陆浩明才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走进电梯,小方按下按钮,电梯缓缓启动。

    “她现在已经在您的办公室报道了,等您给她分配工作。”

    “知道了。”陆浩明点了点头,“把这个季度的财务报表交上来一份。”

    “好。”小方抱紧了怀里的文件。

    到了高管楼层,陆浩明走了出去,小方跟随在后:“如果没什么要紧事的话,总裁,我先去自己的办公室了,会议开始的前十分钟我会来提醒您的。”

    “知道了。”陆浩明点点头,径直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他没有发现沙发上有个人正在坐着,而随着他的进入,沙发上的那个人占了起来。

    陆浩明在自己的办公摇椅上坐定,抬起一双狭长的眸子,才看见昨日那个妩媚风骚的严一文,今日穿着黑色的职业套装,修长的腿上套着黑丝袜,唇间的鲜红是致命的诱惑。

    严家的两个女儿都是极品,一个看似单纯实际表面很有心机,另外一个骨子里就是个婊子。陆浩明勾了勾唇角,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报道了。”

    “有这么好的工作机会,我怕被别人抢走了嘛。”严一文娇滴滴的声音说,因为今日没有别人,她更加放肆起来,“总裁,请问我的工作是什么呢?”

    陆浩明洞悉人性,严一文这种女人一开口,他就知道她想要什么,于是邪魅地一笑,说:“你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我这里的文件你都可以整理。”

    “哦?”严一文扭着身子挑了挑眉,“总裁是因为凝然的原因才对我格外开恩吗?”

    “和凝然没有关系。”陆浩明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总之,我吩咐你的事情,你做好就行了,现在没你做的事情,办公室还没修建好,你就坐在沙发上随便看看报纸吧。”

    说完,陆浩明便低下头看起了桌上的资料来,若是严一文不提严凝然,他说不定还会有兴趣与她调情一番,但现在,他想到了严凝然,那个大着肚子还在家里无所事事很有可能一直在等待他回家的严凝然,他就一阵烦躁,也懒得去理会严一文起来。

    既受到调戏又受到冷漠,严一文觉得莫名其妙的,也不知自己做了什么错事,好在陆浩明也没有很生气,便坐在一旁看起报纸来。她心中很不甘,为什么严凝然那个可怜兮兮的从小死了妈的人就能嫁给陆浩明这样的男人呢?这样的好男人,估计全世界也再找不出几个了。

    她遇见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