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个男人是我朋友。”严凝然不悦地皱起眉,一双美眸紧紧地盯着陆浩明的脸,“我说过了,不要管我,你若是想管我,就得服我的管教,否则便没资格。”

    “你不要忘了,你现在是陆家的少奶奶,你的一言一行不仅仅代表了我们陆家,还代表了我们财贸集团,如果你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动作过于亲密而被媒体拍到报道的话,我绝对饶不了你!”

    “哼!”严凝然不可思议地冷笑起来,“我没有听错吧?自从结婚后一直在外面鬼混的陆大总裁竟然要求自己的老婆守身如玉?我告诉你,不可能,除非你自己按时回家,晚上睡在家里别出去!否则你别想管我。”

    “好。”陆浩明从牙齿里挤出这句话来,“很好,那么从今天开始我除了上班时间都呆在家里,你也一样,别的时间不准出去!”

    “你要能做到,我也能做到!”严凝然怒吼着,她当然知道陆浩明做不到。

    “没问题,那就从今天开始,谁要在别的时间出去了……说个惩罚。”

    “如果你在下班时间出去了,我出去的时间可以是你的两倍,不管我是和别的男人开房也好,红杏出墙也好,你都管不着!”

    “好!”陆浩明简直要气爆炸了,他真不敢相信严凝然会说出开房或者红杏出墙这类的话,难道她心里已经有了这个想法了,“你跟我回家!”

    两个人坐在大厅柔软的沙发上,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让谁。电视没有打开,气氛显得很僵硬,佣人们都在各自忙各自的,偶尔看一眼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两个人,心中充满了疑惑。

    “看够了吧?你到底想干什么?”陆浩明被严凝然冰冷的目光看得心里直发寒,别过脸去,生硬地说道。

    “另外还有一件事,我做的手工,如果你再肆意扔掉或者说出不喜欢这类的话,我就一定会让你后悔。”

    “让我后悔?你有什么本事让我后悔?”陆浩明挑了挑眉,狐疑地看着她,这个小丫头除了亮亮她锋利的牙齿,还有什么本事?他可不相信她能把自己怎么样。

    “我会在你的碗里放泻药,在你睡觉的枕头上扎满针,做一个小人上面写上你的生辰八字,每天晚上都扎你。”严凝然想也不想,恶狠狠地说道。

    “哟,还真是最狠不过妇人心啊。”陆浩明冷笑了两声,翘起了二郎腿,“我真是害怕呢,那好,以后你做手工不许在我面前做,我便看不见了。”

    “没问题。”协议达成,严凝然的心情好了许多。

    吃饭时,严凝然连续打了好几个哈欠,心里有些疑惑,又看了一眼桌面上的那盘猪耳朵,胃里顿时翻腾起来,陆浩明的那句风凉话还没说出口,严凝然就已经跑进了洗手间,哗啦哗啦地吐了起来。

    重新回到饭桌上,陆浩明不悦地看了她一眼,说:“你是故意恶心我吗?”

    “神经病,我身体不舒服,恶心你干嘛?我想恶心你也犯不着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严凝然翻了他一个白眼,又对佣人李姨说,“李姨,能不能把这盘猪耳朵收回去?”

    李姨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疑惑地问:“少奶奶,怎么了?”

    “我看了有些恶心,看着胃就不舒服。”严凝然勉强地笑了笑,“能收走吗?”

    “我要吃,不能收走!”陆浩明恶言恶语地看了她一眼,将猪耳朵拉到自己面前。

    严凝然生气地扔了筷子,说:“那我不吃了,上楼了。”反正都吃不下了,她是不是得了胃病?怎么胃那么难受?

    严凝然生气地上了楼,走进房间狠狠地将门关上。陆浩明太可恶,就偏偏要和自己作对么?以后她也要这么干,他不让她恶心他,她偏偏要恶心他。不过,这个胃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浩明看见严凝然上了楼,心里也很生气,骂了句:“不知道发什么神经,也没人说过不爱吃猪耳朵。”

    李姨看着严凝然刚才的神情,低声对陆浩明说:“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怀孕?”陆浩明的声调一下子变得很高,“怎么可能?”怎么不可能?他心里又有一个声音在嚷嚷,他们有过两次,根本就没有做过保护措施,怎么不可能怀孕?想到这里,他心里一紧,立即奔上楼去。

    “严凝然,你去医院做个检查。”陆浩明走进了房间,看见严凝然躺在床上很难受的样子,五官都变形了,声音便放轻柔了一些,“你怎么了?”

    “胃不舒服,别来烦我……”严凝然痛苦地摇了摇头,“你别再对我凶,等有一天我死了……报纸上肯定说是因为你虐待的……”

    “你起来检查一下,是不是怀孕了。”陆浩明走到床边把她拉了起来,“我带你去医院检查。”

    “我不可能怀孕。”严凝然坚决地摇了摇头,“我不想动,很不舒服,你别碰我,我要吐了。”

    “那等你休息一会儿再去看吧。”陆浩明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心情却变得极其复杂起来。

    如果严凝然真的怀孕了,一切的事情都会变得麻烦起来,他还不明白对她到底是什么感情,如果二人之间只是政治婚姻的关系,那么为什么看见她和别的男人走在一起时他会那么生气?不仅生气,还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像是原本是属于自己的东西,竟然快要被别人拿走的那种感觉。

    是吃醋吗?他不确定,但是对严凝然并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的,也许是喜欢吧。因此,一旦有了孩子,他是要让她生下的。

    看着严凝然静静地睡去,陆浩明叹了口气,走出了房间。结婚这么多日,他一直都对严凝然不冷不热,也很少回家,就是不想看见她那张虚伪的脸,他有时不禁会想,在那张面具之下的脸,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让人厌恶,恶心?他还从未见过她真是的样子。

    晚上,严凝然喝了几口粥,便吃不下了,一个劲儿地叹气,李姨在一旁安慰着:“这是怎么个回事呢?以前不会这样的啊,少奶奶,你是不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闹坏肚子了?”

    “要真是闹坏了肚子就好了,可是又没有拉肚子,就是胃里翻滚,恶心难受。”严凝然趴在餐桌上,疲惫的话都说不出来。

    “去医院看看吧。”李姨叹了口气,看向陆浩明,“少爷,少奶奶的身体一直都很好的,现在肯定是有了什么病症了,带她去医院看看吧。”

    今日陆浩明正好没有什么事可做,见她这样病痛,身为她的丈夫也于心不忍,于是不顾她的反对,直接把她抱上了车。

    严凝然靠在车座上,胃里一阵翻腾,干呕了几声,也没吐出什么东西来,陆浩明递给她一个袋子,说:“吐进袋子里,别吐我车上,刚洗过的车。”

    她虚弱无力地瞪了他一眼:“我都这样了,你还好意思顾你的车。”

    “一定是怀孕了。”陆浩明喃喃自语地说。

    “那就打掉!”严凝然看着他紧张的表情,赌气说道。

    “打掉?我爸妈要是知道你怀孕了,你这个念头想都不要想。”陆浩明冷冷地说道,“如果真的怀孕了,就呆在家里好好养胎。”

    “陆浩明,我们的协议里可没有生孩子这一条。”严凝然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肚子,真的是孩子吗?那就是一个小生命啊,打掉的话……太于心不忍了。

    “这是意外。如果有了孩子,那就生下来,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你要想走,也随你的便。”

    “哼,这话好狠心,生了孩子你利用完了,就让我走了么?”严凝然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她轻轻地摸着自己的肚子,厉声说道,“我们之间没有感情,生下孩子只会让孩子受苦,我不会生。”

    “是不是怀孕还说不准,你少说这些话了。”陆浩明冷笑了一声,他并不相信严凝然会真的打掉这个孩子,因为她是那么想嫁给自己,母凭子贵这一点,她自然清楚。

    “随便了,反正我不会按照你的意思做的。”严凝然闭上眼睛,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来到医院,严凝然简单地说了些自己的症状,医生便让她去验尿验血,过了两个小时,化验结果便送到了他们家中。

    “是怀孕了。”陆浩明冷冷地将化验单扔在严凝然的面前,内心却有些激动,这就意味着,他要做爸爸了么?

    严凝然睁大眼睛,她虽然有过这样的心理准备,但当她知道自己真正怀孕的时候,还是十分震惊,她拿过化验单看了又看,结果是不会有错的。

    过了很久,她才反应过来,说:“现在怎么办?”

    “安心养胎。”父母亲一直逼着他结婚生子,现在这两样事情他都做到了,理应给父母报喜,“我现在就打电话跟爸妈说这件事。”

    “等等!”严凝然心乱如麻,嚷嚷道,“你先别那么着急!我们先讨论一下,这孩子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怎么不要?”陆浩明生气地瞪着眼睛,“都怀孕了,为什么不要?再说了,我们是名正言顺的结的婚,有了小孩自然要生下来。”

    “那以后呢?你对我也没有感情,我也不喜欢你,我为什么要帮你生小孩?生了小孩我有什么好处?”严凝然其实是喜欢小孩子的,已经有了一个生命在自己的肚子里,她自然是舍不得打掉,可她总要寻一个理由,寻一个能让她生下这个孩子的理由吧。

    “你以为,只有有了感情,才能生孩子吗?”陆浩明将自己口中‘怎么会没感情’的这句话硬生生地憋了回去,他看见严凝然生气的表情,意识到她也许对自己一点感觉也没有,嫁给自己只是为了钱,于是也生气,便说出这样的话来。

    严凝然心里一怔,感到十分的悲凉,心中又有些记恨父亲,若不是父亲,她也不必受这样的屈辱了。

    “你嫁给我们陆家,是因为我们公司帮了你父亲的公司,而你嫁给我,就是为了偿还这一切,你懂吗?所以,别说感情什么的了,听着很可笑。”陆浩明眯起眼睛探过身,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只有零点零一毫米,他勾起唇角,突然邪魅地一笑,说,“你就在家里安心养胎吧。”

    “你去哪里?”严凝然睁着血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看着他。

    “你怀孕了,难道还要伺寝吗?我当然是找别的女人了。”陆浩明站起身,佯作拍了拍灰尘,看着严凝然受伤的表情,心中十二分地畅快。

    “你可记得我们说过的,你若是出去,我出去的时间会是你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