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车缓缓地行驶着,韩晶晶朝车外看去,风景怡人,想着严凝然就要嫁给那大富大贵的人家,给他们家冲了一冲喜,又有陆天宇的帮忙,公司一定会安然无恙,于是便高兴起来,拉了严凝然的手道家长里短。

    “凝然啊,虽然是不用上课的,但是你嫁到陆家之后,一定要懂礼仪,知书达理,吃饭的时候再不能狼吞虎咽了,否则,人家家的下人虽不敢说什么,却会在背后议论我们的不是呢!”

    严凝然的脸色稍稍变得难看了一下,她勉强地挤出一个笑,说:“我知道了。”

    “你不要跟她说那么多,现在哪里会想那么多呢?好好地嫁个人,以后恪守妇道就可以了,又不是很远,周六周日想回来也可回来。”

    听见父亲这么说,严凝然感觉自己就像是泼出去的水一般,竟然就这样被父亲和韩晶晶轻而易举地泼了出去,心中不忍一阵惨痛,眼眶也红了起来,想着她18岁,哪里就嫁了人?答答比她大两岁,至今还和林夕在热恋之中。

    人与人之间,真是无可相比,答答命好,父母和睦,家庭富裕,林夕又这样宠爱她。而自己,是一样也没有一样,母亲早逝,家中比同龄同学都要贫寒,韩晶晶那一张尖酸刻薄的嘴又时常让她难堪。若是去了陆家,离了自家,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归宿。

    到了饭店,他们刚下车,就有门童跑过来帮忙泊车,严毅将钥匙递给他,一手挽住韩晶晶,严凝然无人挽,双手拿着手拿包,跟在后面像个遗弃儿一般。

    进了包间,陆浩明和他的父母已经坐在了为止上。严毅连忙上前,握住陆天宇的手,略带歉意地说:“抱歉,抱歉,路上堵车,我们来晚了。”

    “不碍事,我们也是刚来不久。”陆天宇淡淡地笑了笑,“你们坐吧。”

    三人就座,严凝然坐在陆浩明的身边,将他低着头玩手机,心中十分不悦,怎么样见了她的父母都该问好才是。

    “陆浩明,你伯父伯母来了,怎么也不问好?”李叶子一巴掌就打在了陆浩明的头上,严凝然心中一阵爽快。

    陆浩明抬起头,凌厉的目光朝严凝然父母看去,然后才稍加温柔了些,低声说:“伯父伯母好。”

    “好,你们家浩明真是听话。”严毅的笑容没有离开过脸。

    严凝然困倦地看着做作的父亲和韩晶晶,心里一阵疲倦,什么时候,他们能不要这么小家子气,能像陆浩明的父母那样温柔体贴又开明就好了。

    四个人聊了一会儿天,便让服务员上菜。严凝然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腿突然被踢了一下,她怒目朝陆浩明看过去,却发现他嘴角勾着一丝莫名的笑意,扬了扬自己的嘴角。

    严凝然意会过来,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里面有一条陆浩明发的短信,内容是:“你穿的衣服真暴露,真丑。”

    她的气便不打一处来,用力地按着手机,说:“你也不怎么样,装乖巧装听话,实际上就是一个无耻的大色狼!!!”打了三个感叹号,表示她此时的愤怒。

    “总比你好,高攀了我们家,还想嫁进来,你父亲真是有本事,生了你这样一个做作的女儿讨我父母欢心,否则你根本嫁不进我们家来,对你父亲来说,你只是一个利用品吧。”

    陆浩明的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如果她的父亲不是她的亲生父亲的话,严毅做出这种事,她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是亲到不能再亲的亲父女,他也竟然能狠下心将她贩卖。陆浩明说的没有错,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利用品而已,她攥紧了手机,迟迟没有回复,眼圈却红了起来。

    细心的李叶子注意到严凝然的异样,连忙问去:“凝然,你怎么了?”

    韩晶晶和严毅也朝严凝然看过去,发现她正在揉眼睛,眼圈红红的。韩晶晶笑着说:“不碍事的,她肯定是没睡好,一夜激动的。凝然,是吗?”

    严凝然楞了楞,她最讨厌韩晶晶这样强硬地把她的想法强加到别人的身上,她才没有激动的一夜没睡,她是被陆浩明这个混蛋伤了心,可当着他父母的面,怎么能说呢?她只好忍住心里的委屈,挤出一丝微笑,说:“我没事,就是眼睛有点痛。”

    “年纪轻轻失眠可不好啊,你要多睡觉,多做一些保养。”李叶子温柔体贴,拍了拍凝然的手背,“你这孩子,我喜欢得要命,你要是有点不舒服,我就也不舒服,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

    被李叶子感动的,严凝然的眼泪又要掉下来,连忙止住:“知道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绝对不会因为别人的过错而惩罚自己。陆浩明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她有一颗无坚不摧的心脏。

    吃饭之间,陆天宇、李叶子、韩晶晶和严毅四个人已经商讨了严凝然与陆浩明的婚期。韩晶晶与严毅的意见是当然是越快结婚越好,陆天宇与李叶子也是这样想,他们回国的时间并不会太久,因此他们结婚的时间一定得提前,甚至是这个月的月底。

    “这个月月底?”严凝然正在吃东西,突然被这个消息给噎了一下。

    “是啊,你伯父伯母下个月月初就要走了,所以你们再过十五天就要结婚了。”韩晶晶笑颜如花,但严凝然的心却像是跌到了谷底。

    居然这么快就要结婚了,真是不可思议,她还以为自由的日子还会有一段时间,却没想到……天不遂人愿啊。

    “是啊,凝然,看见你和浩明结婚之后,我们才可以安心走的,怎么了,你有什么问题吗?”李叶子柔声细语地问着她。

    “不会有问题,哪里会有问题呢?”韩晶晶巴不得他们今天就去把结婚证领了,怎么会有问题呢?

    “嗯,没问题。”严凝然烦透了这样被人抢答的方式,她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又看向陆浩明,发现他也没什么表情,自顾自地吃着菜。

    很好,既然没有意见的话就结婚吧!

    结婚的前一日,婚纱和配套的头纱鞋子饰品等物品被送进了严凝然的家。韩晶晶在她的面前一一拆开,每拆开一个,都要惊叹一声:“真是大手笔,比不起啊,比不起,凝然,你看看这个,婚纱上面的珍珠全部都是真的,上好的圆润的珍珠啊!你看这裙摆,设计的多好,这是知名的设计师DK设计的呢,据说好斗欧美的明星结婚的时候都会出大价钱找他设计婚纱,真是美爆了,凝然,你穿上看看。”

    韩晶晶的喜悦比严凝然更甚,其中不光是因为严凝然嫁给陆家之后,他们家就有救了的原因,而是来源于一种对美的渴求和欣赏,她爱死这条婚纱了,嫁给严毅的时候,哪里穿过这么漂亮的婚纱?

    “不要,明天再穿吧,我好累了。”严凝然摇了摇头,明天还要早起去教堂举办婚礼,陆家很多辈都是在教堂举办婚礼,然后再去酒店的,这个习惯一直保存到如今,她也很喜欢,教堂,象征着神圣,可惜,她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进入教堂。

    不知怎地,想起了沈昀,那样的发明家,才是她真正喜欢的类型吧。开朗,温柔,幽默,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应该才会比较开心吧。

    心中有淡淡的失落,严凝然叹了一口气,走上了楼。

    一夜她都不能睡,通知了答答一定要来,她安心了许多。

    第二日一大早,严凝然就被韩晶晶给喊了起来,她睁开眼睛看着外面的天色,才刚刚亮,不禁有些怒气地看向韩晶晶。

    “诶哟,你怎么可以睡到这么晚?叫都叫不醒,昨晚不是都跟你说了吗?一大早起来要化妆的,你怎么给忘记了,唉!”韩晶晶掀起了她的被子,见她还在发愣,一把把她给拽了下来,“快洗漱出来穿衣服化妆!”

    严凝然睡眼朦胧地坐了起来,跟着韩晶晶走进洗漱间,因为太困,所以牙膏都是韩晶晶帮她挤好递给她的,此后每想起这个片段,总觉得有些过分地温馨。

    洗漱完毕,她们下了楼,严毅正与化妆师和造型师交谈,见她们下来,不禁嚷嚷道:“磨蹭什么?不是说过早点起来?都晚了半个小时!”

    “诶呀,我催过了,叫不醒嘛。”韩晶晶满脸的委屈,连忙把严凝然拉坐在梳妆台前让化妆师给她化妆。

    严凝然的皮肤底子很好,稍微涂了一点BB霜,就显得亮白了许多,化妆师不禁感叹道:“我化了那么多的客人,从没见过像你家千金这样的好皮肤的,这底子,其实根本不用化,就比大部分的新娘要漂亮许多,不过结婚嘛,还是要稍微施点粉黛的,这样就显得更漂亮了。”说完,化妆师已经开始画眼线了,严凝然终于可以闭上眼睛,短暂地休息一会儿了。

    化完了妆,她被造型师拖去试衣间把婚纱穿上,早晨没有吃东西,她饥肠辘辘地,婚纱很容易便套上了,而且十分合身,浅浅的沟壑在抹胸之中隐约可见,纤细的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