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她跪坐在地上,一下子像是失去了天和地。

    这五年,她大概是因为自己还有亲人,所以才可以肆意放肆,但却没有想到,父亲竟然就在这短短的五年之内,由一个身体健壮的老人,变成了这般模样。

    她扑在父亲的病床前哭了整整一个小时,直到医生和护士要将尸体推走,她才像一滩软泥一般倒在一旁。下一秒,律师走了进来。

    他将自己的名片递给她:“严小姐,我是你父亲的律师张某,这是你父亲的遗嘱,还有留给你的东西。”

    严凝然泣不成声地接过那些东西,不去看遗嘱,先看那一个小笔记本,上面是父亲的圆珠笔笔记:2006年1月:凝然没有回来。2007年1月:凝然没有回来。2008年1月:凝然没有回来……

    一直记录到前三个小时。

    严凝然捧着笔记本,哭到嗓子沙哑。

    这世间,总是有人爱她爱到骨子里去的。

    遗嘱中,父亲把他的公司继承权给了她,父亲所拥有的股份,也尽数给了她,至于两套别墅,留给了严一文和韩晶晶。

    父亲火葬那日,严凝然看见了韩晶晶和严一文,她们两个皆穿着艳丽,没有穿黑色的孝服。严凝然自知她们狼心狗肺,不去理会。

    韩晶晶却凑了过来,看着她跪在严毅的墓碑前抚摸着他的墓碑,冷言冷语地说:“少装模作样了,你得了那么大的便宜,心里高兴都高兴死了,你难过什么?”

    严凝然仍不去理她,像她这种人,怎么能理解她现在心里的痛楚?她失去的是这世界上唯一的直系亲属,是她的亲生父亲。而韩晶晶失去的,仅仅不过是一个取款机罢了。

    严一文冷冷地站在一旁,看不出什么表情,过了半晌才说:“公司的股份,我们也应该得的。”

    “爸没有给你们。”严凝然站了起来,冷冷地看着她们,身后有人递上来一束花,她接过放在父亲的墓碑前。

    墓碑上的照片还很干净,边缘都泛白。

    不知过了一年,两年,或者十年,她再来时,照片会不会微微泛黄,露出岁月的痕迹。父亲,是不是也会彻底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呢?

    她是不愿意火葬的,她想用最传统的方式将父亲送入棺材葬下。那样她才会觉得父亲从来都没有离开过,火化了,剩下一把骨头,算什么?日后想起,盯着那一盆骨灰看,谁还能想起他生前的样子?

    什么都没有了。

    这一点心愿也不能如愿。

    “严凝然,你听见没有?我们也该拥有公司的股份,你不能全部拿去!”严一文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脸上的怒气很容易让别人以为她丢了一百万。

    “股份全部在我这里,我一分钱也不会给你们。”严凝然用力甩开她的手臂,转身走进了房车内,直接去了公司。

    父亲的公司是一家连锁酒店,一直经营的很好,除了五年前的那场变动,他自知对凝然有愧,将这一点资产全部给了她。

    父亲先前的助理名叫大卫,一边开车,一边低声说:“小姐,公司的人正等着你开会呢。”

    “我该给她们股份吗?”严凝然低着头看着指甲盖上的月牙,“一个是父亲的小老婆,一个是小老婆生的女儿,我应该给她们股份吗?”

    “不该。”大卫在严毅的身边跟了这么多年,早已经知道他们一家人的习性,“小姐你好好地管着酒店就好了。”

    到了公司,董事们正等着她开会,开会过程中,自然是对她一阵棍棒夹击。其中一个年级较大的董事说:“我们并不是不尊重严先生的遗嘱,而是我们都觉得凝然你资历太浅,也从来都没有过酒店经营管理的经验,所以把酒店交给你管理,会很危险。”

    严凝然面无表情,她低着头看着手上的文件,过了半晌才说:“我虽然资历浅,没有经验,但是不是还有你们吗?叔叔伯伯们,这家酒店经营到现在都不容易,我希望大家还是和以前一样,尽心尽力,以后,我不懂的地方,还会向你们好好请教,至于遗嘱,谁也改动不了。散会。”

    说完她转身离开了会议室,留下一阵抱怨声。

    大卫跟在严凝然的身后,低声说:“小姐,你刚才做的很好。”

    “我只不过是在遵守父亲的遗嘱罢了。”

    晚上回到家,她与沈昀通话,希望他能把小世送到她这里来,因为她已经接管了酒店。

    “凝然,你真的不考虑我吗?”快要挂电话,沈昀又问了这么一句。

    严凝然心里一沉,说:“沈昀,我不再考虑任何人。”

    “那好,明天我会把小世送去。”沈昀轻轻地挂了电话,心中寂静如灰。

    第二日,严凝然从居住的酒店往外走,打算去以前住的家里收拾一点父亲的东西,走进一个小道,冷风吹起她的长发,她不禁缩了缩脖子。

    这时,突然有一辆黑色的轿车缓慢地停在她的身边,她没有去在意,径直向前走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下了车,一只手伸到她面前,然后迅速一紧,一块含有乙醚的手帕紧紧地盖住了她的口鼻,严凝然还来不及挣扎,就软在了男人的怀里。

    男人将严凝然重重地扔进了轿车:“搞定。”

    “确定是这个?”另外一个人皱了皱眉头,看着晕倒在后车座的严凝然。

    “我对美女的鉴别能力一直都很好。不会错。”

    车子开了很久之后,来到了一个废弃的破旧仓库,打开斑驳的仓库大门,里面的味道简直可以让人的胃翻腾上好几天。随后,几个人把严凝然从轿车里拖了出来,重重地扔在一个角落里,然后转身离开。

    过了一会儿,严凝然被仓库里腐烂的臭味熏醒了,她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捆了起来,四处看了看,光线很暗,墙壁上开着一扇很高的小窗户。她正观察着这里的地形时,仓库大门突然又重新被打开,走进来一个身材高挑,穿着高跟鞋的女人。

    如果说这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走在T台红地毯上,严凝然会觉得很美,但当这个女人走近时,她却发现是严一文,顿时一阵恶心感涌了上来。

    “诶哟,亲爱的妹妹,几日不见,你怎么这么消瘦了呢?”严一文弯下腰,笑盈盈地看着严凝然,脸上的笑容寒气森森。

    “你把我抓来这里到底想干什么?”严凝然鼓起腮帮子,恶狠狠地看着她,“严一文,你这是绑架!犯法的!你信不信我出去之后告你?!”

    她知道严一文在为公司的事情生气,可是要把公司交给严一文,想必父亲也是不放心。

    “我知道,犯法的事情我干得够多了,我可不怕。”严一文笑盈盈地看着她,“凝然,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我想要什么吧?”

    “你想要公司的继承权。”严凝然盯着她的眼睛,缓缓说道。

    “聪明,猜得一点儿也没错。”严一文点了点她的鼻子,“真不愧是我的好妹妹,就是比其他人聪明,我把你请到这个地方呢,也是这个原因。”

    “但是我是不会把公司给你的。”严凝然抿着嘴笑了笑,得意地看着严一文的怒气。

    严一文丝毫不心软,她扬起手来,落下,就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严凝然,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看你是我妹妹,才来挑软的和你说,要是让我那群人来,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严凝然瞪大了眼睛,虽然手脚被捆着,但是她仍然不服输:“爸死的时候你们连孝服都不穿,我怎么会把继承权给你?”

    “因为爸偏心!把公司全部给了你!什么也没有留给我和妈!”严一文站起来,生气地走到一旁,她背着手,严凝然看不清她的表情。

    “爸给了你们两套别墅,把别墅卖了至少也有一千万了。”严凝然缓缓地说,“只是你们太贪心。”

    “一千万能买什么?我们要能增值的东西!”严一文怒吼道,她转过身,用十分可怖的表情看着严凝然,“你现在最好就打电话给大卫,让他把继承书送来,否则,我会杀了你。”

    “你真的会杀了我?”严凝然挑了挑眉,冰冷的表情让严一文的心里寒寒的。

    “会,我会杀了你,只要你不给我继承权!”严一文逼近严凝然,她心想,她总不会要钱不要命吧?吓一吓总会会把继承权给她的。

    “那你就杀吧。”严凝然冷笑了两声,既然连自己的亲姐姐都有脸说出这样的话,她也无话可说,这条命若是给了她,去到地狱,父亲也要被气死了。

    “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