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萧子豪听见黄少良在这里讽刺挖苦李叶白,就皱着眉头说:“黄大副,现在说这些,是不是有些为时过早啊,等上来网再说吧。”

    “咳,孟船长干了二十多年船,十几年船长,还比不过你们这些刚上船的新人?”曹友这是听见萧子豪插言,就给黄少良帮腔。

    “老曹,这样的好天气,出来活动活动身子骨,也还是不错的。”齐大明这时伸着懒腰,好像十分享受似的。

    曹友瞪了一眼齐大明,他对这个整天妙语连珠,嘻嘻哈哈的小伙,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穿好了衣服,黄少良就领着大家走出了房间。

    二船这时已经靠了过来,将副梗送了过来,萧子豪开动了稳车,就开始绞了起来。

    这网刚上起来,和平常的网并没有感觉到不同,一点也不显得重。

    萧子豪一边使着稳车,一边心里有些担心,这网看样并没有什么东西啊,若是这样,李叶白回去可怎么向张经理交代?

    黄少良看着网没有沉重的痕迹,心里很轻松,一边吹着哨子,一边轻松地催促大家:“大家伙快点干,这网没有,我们还要向南边跑呢,南边据说出来了鱿鱼,一网还几千斤,一天好几万块钱呢,可别耽误了。”

    他在这含沙射影的说着,一边还用眼偶尔瞥一眼李叶白。

    李叶白虽然心里有些忐忑,但是脸上并没有显露出来,还是很平静,一板一眼地干着活。

    曹友心里也很高兴,看样今天孟船长和黄大副就要胜利在望了,一会自己也要随着狠狠地攻击李叶白一下子。

    孟铁然在舵楼上,手拿着对讲机,眼望着海面,好像不太注意后面上网的情况。

    但是,他的心里早有底了,这后面钓网的动静,一点也不吃力,很明显,网筒子里并没有什么东西。

    “小孟,你的网上的如何了啊?”

    对讲机里传来老王的声音。

    “钓起来像是棉花一样,一点不吃劲。”孟铁然淡淡地说道,但是,这声音却早已传到了正在舵楼下面使用稳车的萧子豪耳朵里。

    “哈哈,小孟,我这也一样,会不会是水太浅,网筒子都在水底,还没有吃劲啊。”老王听见孟铁然的报告,打趣地说。

    “但愿吧,就当练兵了。”孟铁然不愿说出放网的原因,只能打哈哈。

    “这练兵的成本也太贵了,这一头午,两三千的油钱没了吧?”老王打趣道。

    “呵,小意思。”孟铁然装作不经意地回答。

    萧子豪在下面,听见孟铁然和老王的对话,心里越来越担心,现在的形势,对李叶白非常不利啊。

    就在萧子豪想到这里的时候,忽然感觉手里的钢丝绳吃紧了,他心里一惊,将钢丝绳在稳车上又缠了一圈,这才轻快了一些。

    难道真的有鱼?

    孟铁然在舵楼上一面和老王说话,一面看着海面,他心里早就断定了,这时还没有动静,一般是空网了。

    就在他又和老王说完一句话的时候,就忽然听见后台钓网的滑轮忽然传来吱吱嘎嘎的声音!

    孟铁然心里一惊,急忙向后台望去,只见钓起来的网筒子已经被水下的部分坠的绷直,很显然,网筒子里面有鱼!

    此时,对讲机里也传来了老王的声音:“小孟,奇了怪了,网筒子忽然沉了起来,钢丝绳在稳车上缠了五六道,才将将能钓动。”

    “我这里也是,会不会是一堆石头蛋子呢?”孟铁然心里有些惊讶,但是话语里并未表现出来,还是打趣地说。

    “这里可是稀泥底子,石头是不可能的,或许是聚宝盆什么的吧。”老王显然很高兴,无论如何,这一网没白下,就是做鱼粉的缇鱼,看这重量,也能卖几万。

    黄少良在后台指挥着钓网,心里正在轻松得意,忽然看见网筒子变直了,依他的经验,这最少得五六包鱼,才能出现这种情况。

    他急忙就走到曹友身边,说:“用粗扣子,这网太沉了。”

    李叶白在旁边递钩子,一看见这种情况,心里也是一惊,难道果然有鱼?自己的感觉真是正确的?

    那样的话,真就是太不可思议了。

    黄少良指挥着钓了几身网筒,感觉越来越沉,滑轮吱吱嘎嘎的声音,绳扣吃紧的声音,响成一片。

    黄少良一看这种情况,连忙指挥说:“别钓了,立马转到前面去,准备掐包。”

    众伙计一看这种情况,都精神大震,一个个手脚十分麻利,捆扣子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