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李叶白还第一次进这种庙里,十分好奇,他看见,朱红的庙墙显得古腔古调。庙门上的飞檐,龙头昂首,临观沧海。

    一迈进庙门,豁然一个大院,白砖铺地,朴素干净。两边是配殿。东配殿供奉的是海神娘娘,西配殿供奉的是财神爷。

    这海神娘娘就是南方人所称的妈祖,俗家名字林默,相传是观音菩萨赐孕她母亲,生下来她,为渔民消灾解难。

    文财神就是被商纣王破腹挖心的比干,手持如意,身穿官服,一派大吉大利的样子,全没有忠肝义胆的风姿。

    李叶白和萧子豪等人在两边配殿转了一圈,看了个仔细,然后就预备向上面的龙王正殿进发。

    这龙王正殿高高在上,一眼望去,台阶如登天阶一般,足足有几百步。最下面是一个石条筑成的两人多高的牌门,上面雕刻着三个草书大字:龙王庙。

    门楣上雕刻着一副对联:碧海安调宝伐可渡,紫气仰东同沐恩泽。

    四人拾阶而上,向龙王正殿进发。李叶白和萧子豪整天出力干活,早已经锻炼出来了,所以爬这个台阶,并没有觉得累。

    萧婷婷是渔家女,也经常劳动,所以也不觉得什么。

    只有赵晴,从小娇生惯养,爬了一会,就气喘吁吁了。

    李叶白见状,抓起赵晴的手,笑着问:“很累吧?”

    赵晴看见大家都没什么事,唯独自己落后,不禁有些羞愧,然后手被李叶白握着,一股暖流就传了过来,脸就红了。

    萧婷婷向后回头看见这一幕,心里有点不好受,但还是打趣地说:“晴晴,你应该多来几次,好好锻炼锻炼。”

    李叶白并未注意萧婷婷的表情,只是听见她喊赵晴为“晴晴”,心里微微一动,忽然觉得很好听,心里想道:这个“晴”字是多么美好的一个字啊。

    这就是爱屋及乌。

    等爬过了台阶,就来到了龙王宝殿门前。此时夕阳已经西夏,晚霞蔓延天边。

    四人居高临下看去,只见大海就在眼下,远处几座小岛,星点其中。

    龙王殿门前是一个大香炉,还有两根胳膊粗的香柱在燃烧,看样,烧香人刚走不久。

    进了龙王殿,今看见黄龙布幔斜收上去,中间的龙王爷雕像端坐,浓眉毛,大胡子,头上有角。

    他穿的是黄龙披风,身穿海蓝色官袍,稳坐在那里,静等人们祭祀。

    李叶白四人,跪下给这尊塑像磕了两个头。

    然后四人就转着看了一圈。

    赵晴记挂着今天要请李叶白三人去唱歌,就说:“时间不早了,我叫我爸爸派人来接我们吧?”

    李叶白看见赵晴有些着急了,就说:“好,你现在叫车,等我们游逛出去,也就差不多到了。”

    然后,又对萧子豪说:“子豪,你打电话给你妈妈,说晚些回家吧。”

    萧婷婷听说去红岛唱歌,心里很激动,她还从没有到歌厅或者迪厅去玩过呢。

    萧子豪打完电话,四人就要转身出门。

    这时,就听见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哼,你们还真是有闲情雅致,这龙王庙怎么样,很好玩吧?”

    李叶白转身一看,只见周少明领着两个人出现在了门口。

    一个是蒋经纬,一个是个身材稍胖,个头很高的年轻人。

    萧子豪一看这个人,心里一惊,知道今天的事情麻烦了。

    如果说,他们和周少明的恩怨还属于年轻人散乱无章的争斗,那么这个身材稍胖的年轻人一介入,立马就变成了和帮派的争斗。

    这个年轻人叫余忠林,也是这个村的人,从小就被送进了武校,武校毕业回村,但是一直没没什么正事干,就仗着自己的体格,和在武校学的两把刷子,跑到红岛瞎混,跟了东北帮的一个大混混。

    他平日里也不经常回村里,只是有什么事需要他出面解决的时候,才回来一趟。

    余忠林就属于这村里的老大了,一帮小年轻谈起他来,都是带着尊敬与羡慕,仿佛这个人是个传奇人物一般。

    周少明被李叶白在沙滩上一拳打倒,尤其还是在萧婷婷的面前,他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他对萧子豪倒没有什么大恨,毕竟,那是萧婷婷的哥哥,他也不能太过分了。

    只是,沙摊上遇见的那个少年,看样是个外地人,周少明很担心找不到他了。

    今日,蒋经纬在街上看见李叶白和萧子豪四人,就急忙打电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