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齐大明看见曹友的样子,知道他是有些下不来台了,就说:“老曹,你看看,大海后浪推前浪,前浪不好干啊。”

    曹友听了齐大明调侃的话,这才尴尬笑了一下,说:“人都不一样,有的人面儿上啥也不说,可背地里啥都做了。”

    这话明显是说李叶白心机重。

    李叶白此时着急干活,也不想和曹友一样,就没理他。

    等弄完了网,李叶白进屋喝了口水,就急忙向前面而去。

    此时,又下起了大雾,能见度极低,百米之外的二船,尽管灯火通明,但也看不清。

    今天晚上,由于白天出了这么些鱼,都不站锚休息了,全部在这拖网。

    李叶白就听见轰隆隆声一片,但却什么也看不清。

    萧子豪领着伙计,将前头的鱼已经装了百十箱,总算倒开了点地方,能揭开鱼舱了。他看见李叶白等三人过来了,就大声说:“咱们开始边装箱,边下货吧,要不然,倒腾不开地方。”

    大家听见了,都说好。齐小明和叶东就急忙过来,在鱼堆上垫了两个箱子,堪堪能站住脚,然后,用力将舱盖揭开。

    舱盖一揭开,齐小明和叶东就跳下去了,李叶白也要跳下去,却让萧子豪拦着了:“叶白,你在上面装箱递鱼吧,让大明下去帮我。”

    李叶白知道萧子豪怕自己干慢了,影响进度,就说了一声好。

    老胡站在保温盖上,曹友站在鱼舱半空支起的木板上,排好了,李叶白就和吕二装箱。

    李叶白弯下腰,学着吕二,将鱼箱斜放,用脚一蹬下面,然后一正,一箱鱼就装好了。再直起腰,往舱盖上一扔,老胡用手接住,端起传给了曹友。

    船上的这两大堆鱼,足足有近千箱,李叶白奋力地赶着,汗水,雾水,加上鱼汁,将李叶白的上身都浸透了。

    下身虽然穿着油衣,但也强不到那里去,也已经洇透了,水靴也灌进了水,尤其是这油衣和水靴还不透气,而手上戴着的,聚乙烯树脂做的手套也已经灌进了水,别提多难受了。

    李叶白可顾不上这些,看着小山似的鱼堆慢慢缩小,进度不断地向前推进,心里很有些成就干呢。

    别看吕二岁数大,速度却不弱于李叶白,他本是那种除了筋就是肌肉的人,别看干巴瘦,但是非常有劲有耐力。

    干了得有两个多小时,鱼堆就已经干掉了一半,此时,已经是半夜了,二船又要上网了。

    李叶白随着众人将钢丝绳打给了二船,然后就回去继续把鱼下舱。

    孟铁然睡了一觉起来,看见鱼已经下了一大半入舱,觉得很满意,就趴在窗户上说:“干的不慢嘛。”然后又对李叶白说:“小伙子,好好干,年底有奖金哦。”

    看样,拉了这么多鱼,孟铁然这个船长心情大好。

    李叶白此时正在奋力装鱼,听见孟铁然的话,只是直了一下身子,并没有说话。

    二船上来网,晚上并没有拖多少,孟铁然和其他的船长商量了一下,然后决定站锚休息。

    到了凌晨两点多,这五六万斤鱼终于快下完舱了。

    由于时间太长,鱼又太多,都挤得破肚了。

    五六万斤鱼基本全是沙里钻,偶尔也掺杂着一两条黄花鱼和鲅鱼什么的,归拢归拢也不到两箱。

    李叶白眼见前面就剩了不到十箱鱼的一小堆,心里舒畅,速度就慢了下来。他弯腰,用手往箱里挖鱼,就在这时,忽然看见一条红色的,大约有二三十厘米长的小鱼。

    虽然在烂鱼堆里,但是这红色的鱼并未弄脏了身体,还是光彩夺目。

    李叶白心里有点纳闷,这条鱼仿佛自带光环一般,在这种烂鱼堆里出淤泥而不染。

    他拿起来看了看,只见这条红玉身材修长,背上没有鳍,却长着一对透明的翅膀。

    这对翅膀,就类似于蜻蜓的翅膀。

    李叶白手捧这条红鱼,正在观看,却忽然看见这条小红鱼尾巴动了一下。

    此时,鱼被打上来,已经过去了六七个小时。鱼一离开水,几分钟就会死去,更别说这么长时间了。

    尤其是,在这么一大堆鱼的重压下,就算用肺呼吸的鱼,也得窒息而死。

    但是,这么一条小鱼竟然还活着。

    李叶白心里一惊,鱼长翅膀,他并不惊讶,毕竟电视上经常看到,有种鱼叫飞鱼。

    但是,离水这么长时间不死,那就让人惊讶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