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吃完了夜宵,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早上四点多就要绞锚放网,也就不用睡了。

    等到四点多,开始绞锚,五点,天色已经放亮了。

    但是今天起了大雾,简直像毛毛细雨般,十多米外就看不清东西了。李叶白还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大的雾呢,只见如堕入黑夜一般,叫人心情十分压抑。

    孟铁然亲自着舵,看着雷达和卫星导航仪,才找到二船。等到二船放下了网,孟铁然驾船送梗过去时,李叶白才隐隐约约看见二船。

    等给二船送完梗,大家都回到了屋里,李叶白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早就湿透了,头发,眉毛都挂着水滴。

    “这操蛋的雾天。”齐小明嘟囔了一句,他不像哥哥齐大明,齐大明经常故作正经地说些玩笑话,让人觉得有颗顽童的心。齐小明则遇见事情就爱发牢骚,也爱着急,这些,可是当伙计最忌讳的,时不时的就顶撞了船上的领导。

    李叶白看见众人都把衣服放进了机舱,挂在墙上烘干,就也随着挂了上去。

    吴雨正在底下查看机器,感觉上面有人,就抬起来头。看见了墙上挂的一溜衣服,吴雨不禁皱紧了眉头,冲李叶白大声喊:“你们可别掉东西下来,如果掉在机器上,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机器声轰隆隆的,李叶白看见吴雨冲自己喊,但听不清喊的什么意思。想问,又觉得这机器声太大了,不一定能问明白,就转身走了,等吴雨上来再问。

    吴雨看见李叶白连理不理自己,心中不禁大怒。他虽然在船上的地位仅次于船长,但没什么权力,只能管着机舱,和弄鱼的弄网的伙计属于两个系统。

    这本来是船上的普遍情况,但是这个吴雨是个心眼比较小的人。加之平时,他吩咐伙计什么事,伙计们都是爱答不理的样子,早就窝了一肚子火。今天,看见这个新来的伙计也对自己这么不恭敬,心里的愤怒可想而知。

    “等着吧,小子,看我怎么收拾你。”吴雨心里暗暗骂道。

    李叶白走出机舱,站立了一会,看吴雨并没有上来,便回屋去了。

    中午,二船开始上网了,头船则停车到了一边。过了一个多小时,舵楼也没打铃开车。

    李叶白有了昨天的经验,不禁有些纳闷,就问旁边的齐大明:“他们今天上网怎么这么长时间?”

    此时,大雾已经散了,中午的阳光照在身上,让人感觉格外的惬意。

    伙计们都趴在右侧船舷的挡鱼板上,这时一块长三四米,宽半米,十多公分厚的大木板,固定在船舷上面,以防甲板上鱼多了,高于船舷淌出去。

    “今天下午要休息,一会睡觉去吧。”齐大明笑着说。

    他整天一本正经地说着玩笑话,根本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别听这小子瞎说,二船这是拉着鱼了,在那里掐包呢。”萧子豪说。

    “掐包是怎么回事?“李叶白不明白这船上的行话,就问道。

    没等萧子豪说话,曹友插话说:“今天晚上,咱们上网,你就能体验了。”

    他虽然整天挂着伪装的笑容,像是很善意的样子,但是功力并不够,有些时候就反射性地露出了本能,很是毒舌。

    这话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

    李叶白看了一眼曹友,淡淡地说:“那最好了,我正要好好锻炼锻炼。”

    曹友不说话了,脸上讪讪笑着。

    “掐包,就是鱼拉太多了,一包钓不上来。”萧子豪言简意赅地说。

    李叶白明白了,便点点头,看样,今天是要打场大战役了。

    将近两个小时后,二船才把鱼全部吊进船里,对讲机报告,掐了四包。

    孟铁然当船长,挣的是分成钱,鱼拉的越多,他分的越多,这种时候,他最兴奋了。

    一等二船报告把鱼都钓回船了,就急忙命令开车,然后下网。

    等放完网,李叶白站在鱼舱盖子上,看见舵楼内的鱼探机,一片火红,这说明遇见鱼群了。

    李叶白一下午也没睡,到了傍晚五点钟,吃完了饭,铃声一响,就急忙穿衣出去上网。

    果然,从一钓网筒子开始,就听见滑轮吱吱嘎嘎的响,大家伙知道,这一网,真是大丰收了。

    网筒一被拽到船前方,黄少良便命令将网筒中间用绳扣固定在船上的铁环上。

    这边钓上来了一包,那边的网筒就被扔下了海,剩下的鱼又都淌回了网筒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