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铁链是十厘米粗的铁环连成的,一个环足有半斤,一扣网的铁链有近二百米长,二三千斤重。由于上网的时候,用拖腿钢丝绳都抽到了房间的两边,这时,就要把它拽回来,铺在后台两边。

    与此同时,还有收混在一起的漂浮和网衣,正好三个人干。收网衣算是个技术活,需要把它弄平整了,所以这要曹友来干。收漂浮比较轻快,按理来说,李叶白刚上船,还不适应,应该让他来干。

    可是,曹友看李叶白不顺眼,所以,就让他来拽铁链子。这铁链子也不是就拽回来那么简单,还要转劲,把他转直了。

    李叶白弯下腰,两手抓住铁链,就用力向后拽,然后再甩动几圈,将铁链的劲转直。

    此时,快下午一点了,初夏阳光明媚,微风吹动,将海面吹皱,偶尔一只海鸥掠过天空。

    但是,李叶白可无暇享受这醉人景色。他早上吃了口面条,已经全部吐了出去,中午也没吃饭,脚下还站不稳,干上这种力气活,一会就汗流浃背了。

    曹友脸上露出了狡诈的笑容。

    齐大明往回拽了几个漂浮,看见李叶白吃力的样子,便走了过去,说:“大哥,这个链子要甩成一朵花才行,你必须有工匠精神。”

    说完,他让李叶白松开手,自己单手抓起铁链,哐当哐当就甩了起来,胳膊上的肌肉鼓鼓的,好像在向李叶白显摆。

    李叶白知道这个人爱开玩笑,其实是一番好意,便走过去拽漂浮。

    曹友看见齐大明帮助李叶白,脸色沉了一下,然后说:“大明,你不要替他,让他锻炼锻炼。”

    齐大明并不吃曹友这一套,说:“时间还长着呢,要锻炼,不用争这一朝一夕。”

    他说话,总是要跩两个词出来,李叶白约莫这个人怎么也得是高中毕业。

    曹友不说话了,看样对自己这个逗逼手下也没什么办法。

    李叶白拽了几个漂浮,喘了口气,然后走到齐大明身边,说:“大明,让我来吧。”

    齐大明站起身刚想说两句笑话,但是看见李叶白脸上坚毅的神色,知道这个人倔强又好胜,便点点头,让开了地方。

    李叶白这次可是下定了决心,上前抓住铁链便猛力拽了起来。到后来,即使头都晕了,脸色发白,胸口发闷,也不住手。

    曹友在旁边看见李叶白的样子,有些忧虑,这个小子很倔强,不是个好摆弄的。

    李叶白咬着牙,将两边的铁链都拽过来,转好劲,摆好。干完了,他就觉得头晕,浑身都要虚脱了,把脸转向一边,不让曹友和齐大明看见,微闭着眼,尽量压抑着喘息了一阵。

    “大哥,这比电视上的健身房如何?”齐大明调侃着问道。

    “还行。”李叶白低声说。

    随后的活就比较轻松了,三人将网平整的归拢在一起,然后将漂浮败整齐了,后台的活就完事了。

    三人把网摆弄完,就到前头去帮着弄鱼。李叶白路过房间,到了厨房里,舀了一瓢水,就咕咚灌了下去。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上已经让汉湿透了。

    船前边,那一万多斤沙里钻已经别装好了箱子,都摞在甲板上,等待着下到舱里。

    这鱼箱是塑料做的,长方形,一箱装满了,能有五六十斤。

    萧子豪领着伙计正坐在舱盖上抽烟,看样是刚装完鱼,正稍微休息一会。

    看见了李叶白过来,萧子豪扔给了他一根烟,然后问:“叶白,累不累。”

    “还行。”李叶白也没多说,然后看着手中的香烟,犹豫了一下,就叼在了嘴里。

    他还没抽过烟呢,如今,感觉到自己是大人了,他也也要尝一下。

    李叶白点着了烟,抽了一口,没往肚里咽,到嘴里就吐了出去。

    老胡一见,就笑嘻嘻地凑了过来,说:“小哥,你这样抽不对,我给你示范一下。”

    说完,他猛撮一口,然后咽进肚子里,又从鼻子里喷出来一些,显出洋洋得意的神情,仿佛表演了绝技一般。

    李叶白看着老胡的样子,不由得觉得好笑,他也抽了一口,然后咽了进去。

    这一咽,可不要紧,李叶白呛得猛烈的咳嗽起来。

    老胡看着李叶白的样子,脸上露出狡黠的表情,说:“小哥,别看抽烟是件小事,可是,它与所有的事情的道理都是共同的,就是熟能生巧,心诚则灵。“

    李叶白听见这个邋邋遢遢的老头,竟然说出这么一番道理来,不由得有些惊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