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只是干笑了下,优雅的将身子倚在床头,墨玉般的幽默扫向了她的笔记本,响起刚进来的时候听到那一大段脑残对白,不有的眼角再次一抽。

    莫名的一股火气直接从脚底板直冲脑顶,她用最简单直接的动作告诉了他,他韩东波的魅力不敌一部动漫片!

    韩东波生气的刷一声起身,一声冷哼直接拂袖而去!

    余文佳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听到房门关上,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脸上挂着一丝丝的晦气。

    良久,脸上带着沉思,在那里呆坐着,沉默不语,不就知道在想些什么。

    此刻尚晨曦已经苏醒,她只是一时被气火攻心这才晕了过去,那女人躺在病床上,脸上是一阵的惨白,没有一丝丝的血色,眸子里饱含着泪花,苍白的唇瓣微微的颤抖,就如同风雨飘摇的花一般。

    余文佳的一字一句在她的脑海中不断的盘旋,字字狠狠地刺入她的心里,连呼吸都觉得痛。

    她你不想相信,事情如她所说的。

    韩东波推门进来,尚晨曦见到他,暗淡的眸子似乎有了一点点的光亮,迅速起身,眼泪也铺洒出来,苍白的脸颊因为压制的心情此刻变得涨红,但是那两片唇瓣依旧苍白并且不住的颤抖。

    尚晨曦眼眸中的光亮就如同慢镜头一般,才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就慢慢的黯淡无光,那眼神也变得迷茫甚至是空洞,好像从来都不认识韩东波一般。

    如同掉了线的眼泪,飞流直下,在她心爱的男人面前,将这八年来的委屈和苦涩,一同爆发出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又重新的勾勒出一丝丝苦涩的干笑。

    试图想要得到他一丝丝的眷恋。

    哪怕是得到他一点点的承诺。

    否则她真的是会崩溃的。

    韩东波一步步的向她走进,一双冷冽的眸子中带着些许的不忍,沉默良久,一只手放在了她的头上,安慰似的拍了拍,“晨曦。”

    “不要,求你不要说下去!”尚晨曦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泪如雨下那叫一个肝肠寸断,她真是害怕极了,害怕他说出和她一样的话,说出他选择余文佳说他爱她!这八年来,她努力的想要走进他的心里,揣测着他喜欢的模样伪装着自己,但是这些都是徒劳。

    韩东波微微的皱起眉头,却看到她的眼泪铺洒到她的手背上,刹那间便是一阵的温热,此刻她的心中涌现出那么一丝丝的愧疚。

    “抱歉!”道歉不是韩东波的风格,但是他却说出了口,八年前的舍身相救,他曾经允诺要娶她的,但是他却背弃了他们的诺言,的确他是欠她一句道歉的,并且已经拖欠很久了。

    其他的,他真的是给不起了。

    “你在为什么道歉呢,是怜悯还是愧疚呢?”尚晨曦开始歇斯底里起来,她的眼眸中充满了讥讽和嘲笑,这难道你就是真的吗?她真的就跟那些个女人是一样的吗?他从来都没有区别对待吗?

    韩东波轻抿嘴,有些话他不想开口了,尚晨曦在花的年纪为了他承受了八年的困难,试问有谁一生能有几个八年的青春时光呢?而她全部给了他!这始终是一件不争的事实。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韩东波直接略过了那个问题反过来问她,语气中带着冰凉,这件事他隐藏的好好的,要不是关老爷子和尚老爷子最近都在谈论他们的婚事,他是肯定不会告诉尚晨曦这件事的。

    他原本打算找个合适的时间跟尚晨曦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婉言拒绝这件婚事,盘算着在最后的你那一刻让关老爷子下不来台,让他对尚老爷子失信,却没有想到她抢先一步发现了。

    尚晨曦笑了一声,不明思议,带着讥讽的味道,“那么大的孩子你放在家里,难道就能瞒得住吗?俊勉,你真是太大过分了,我等了你八年了,从无怨言,甚至我为了不能时常陪在你的身边能够忍受你风流,能够忍受你找别的女人,但是你的别墅你从来都没有让我走进一步,但是他们呢?你也竟然允许!”

    她忍不了,也不甘心!

    “他?他是我的儿子!”韩东波低沉着说道,言语中有些不愉快,带着一双冷冽的眸子看着她,“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

    “他是你的儿子,那我算是外人?”尚晨曦哽咽着问道,这些年她在国外一直养伤,她从经请求让他拍一下他居家的样子照片但是他从来都没有答应过。

    “是!”韩东波很残忍的说道,确实,她是个外人!

    “你.......”尚晨曦心如刀绞,呆愣着,慢慢的狠狠地闭上了眼睛,任由眼泪肆意的流淌,“韩东波,你怎残忍!”

    韩东波勾勒下唇角,这就算是残忍吗?

    是的,韩东波在商场上的作风便是铁血无情的阎罗杀手!

    现在再多一个人说他残忍又有什么关系呢?

    韩东波一点也不会在乎的!

    “余文佳呢?”尚晨曦突然张开了双眼,狠狠地问道,“你们是什么关系?”

    “尚晨曦你不应该来医院找她的!”韩东波冷冷的说道,一双冰冷的眸子中划过了一丝丝的温暖,要是儿子知道了有人不知死活的来找他妈咪的茬,他肯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