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要是这件事被冉冉知道了,她身边的韩柏亦也就知道了,按照韩柏亦对冉冉骄纵的程度,绝对会让韩柏亦插手这件事的,到时候就会知道是关俊卓撞了她,也会知道事情的起因是他在办公室想要侵犯他,和她羞辱了他,这些都是余文佳不想看到的,况且巧克力已经出手了,将肇事者玩残了,这件事也就了结了。

    现在多一个人知道,也就是徒增烦恼,余文佳可是精明的很,她儿子做的好事她当然是要帮着隐瞒了。

    这说了,这是关家的事情,是他们和韩东波只见的事情,告诉了冉冉和韩柏亦,他们一插手,按照韩东波那种扭曲变形的性格,说不定会想出什么招数来修理她呢。

    “这样?你可真是的,过马路不知道左右看看嘛,真么大的人了人总是让人担心,以后你可要小心点!”冉冉在旁边责怪着,坐在韩柏亦的身边,随后又询问了她的伤势情况。

    “好啦,我知道了,又不是个小孩子,你怎么这么的唠叨!”余文佳轻声浅笑,敏锐的发现了冉冉心中是有事的,但是她不想说吗,那么她这样冒冒失失的问岂不是徒增尴尬。

    “对了,刚才我来医院的时候,看到韩东波和巧克力在一起呢。”冉冉看着余文佳轻声的问道,一双明媚的眸子中闪烁着无辜的表情。

    “哦,冉冉,俊勉难得有时间带孩子。”余文佳说道。

    冉冉神情的看着她,想要在她的脸上发现一丝丝的情绪,但是到头来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是呀!俊勉平时那么的忙,哪里有时间,现在你出事了,他也就空出来时间陪你们了。”冉冉甜甜的一笑,看到自己的好姐们日子过得这般的幸福真是由衷的为她感到开心。

    这就是一家人,生死关头,每个人心底深处想的人都是自己最爱的家人。

    “巧克力很是精明,也很懂事,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他可是很心疼我的,今天煲了大骨头汤给我,心里暖暖的。”

    余文佳说起自己的儿子心里是说不出的骄傲,儿子脑子聪明,对自己又贴心,关键是厨艺好到不行,这一点她很是骄傲,自己亲手培养起来的,真是不枉费那些功夫。

    “你最近怎么样啊?看到你的报道,在巴黎那边的拍摄还算顺利吗?”余文佳转移了话题,谈到了工作。

    冉冉自信的笑了笑,带着往常的温润,却很霸气,“那是当然的啦,姐妹着身姿,这容颜,那些事情不就是信手拈来的吗!”

    哦哦.....

    两人聊了一会儿个自的工作,“文佳,按照你的资质你有没有考虑过要重新的回到娱乐圈发展?我可是很看好你的!”

    面对这个问题,余文佳还需要时间考虑一下,毕竟已经荒废了这么长时间了,现在的娱乐圈喜新厌旧,淘汰率很高的,要是回去也是大飞周章。

    其次余文佳对现在的工作很是满意,能够跟韩东波在一起工作对她来说,也很满足。

    但是这些余文佳不想跟冉冉说呢。

    余文佳尴尬的张了张嘴,两片灰白色的嘴唇张开又闭上,垂眸,沉思片刻,难道要重返娱乐圈?

    难道要放弃才刚刚得到的这个机会?

    再回去那就是重头再来了。

    “文佳,你好好的考虑一下吧。”冉冉笑着说道,她向来是一副温婉的性格,就如同是一阵微风,是娱乐圈里难得的清流。

    “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这怎么见人呢?等我出院休息好了再说吧!”出去说道,这件事需要从长计议了。

    “也好,我等你的消息!”冉冉不想为难她,“等你上好了,你养病的这段时间我帮你留意着最新的动态。”

    余文佳点了点头,垂眸,心中是满身的疲惫。

    冉冉和韩柏亦做了一会儿也就走了,是在刻意的必满跟韩东波和巧克力撞到一起,毕竟两个人在之前是有嫌隙的,虽说时间过去了那么久,但是两个人总是一副冰冷的模样,许是心中还有一些小疙瘩吧!

    父子两人直到黄昏的时候才回到医院,一个很大的飞机模型被巧克力抱在怀中,还是那种军用飞机的模型。

    脸上带着优雅的笑容摆弄着手上的模型,样子看起真是可爱极了。

    余文佳的眼角狠狠地一抽,看着巧克力,随后使劲的瞪了一眼韩东波,韩东波轻轻的扫过一眼,那意思是相当的明确,儿子手上的玩具是我买的,怎么有意见吗?

    她阴晴不定的干笑了两声,真是让两父子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那根骨头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