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你这是强词夺理。”余文佳说。“算了,我不跟你计较这些了,我现在的病已经快好了,总可以回家了吧?”她问。

    “你就这么想着回家吗?”顾希煜问,她是小白脸儿男朋友了吧?他在心里说。

    “怎么不想了,我已经两天没有回家了,我很担心我妈,还有许成伦,他估计都已经要着急死了。”

    顾希煜冷哼,果然被他猜中,是想她的小男朋友,他不在做挽留的话,冷声说“你要走就走吧,我还巴不得你走呢。”

    余文佳在心里想,当初也不知道是谁不给她走的,“那好,顾大总裁,我等下就回去了,多谢您这两天的照顾,以后有机会我再报答您。”

    “这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拜拜。”余文佳说完,就走出书房,然后回去了,东西都不用收拾,因为她本来就没有什么东西在这里。

    顾希煜站在窗户前,冷冷看着余文佳兴高采烈的离开,心里气愤不已,瞧他,帮助的尽都是些白眼狼,没有用处了就拍拍屁股走人。

    余文佳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了医院,可是她刚到医院,就看见了许成伦,“师兄,你怎么在这里?”

    许成伦终于是见到余文佳了,连忙走上去,有点责怪的说,又好像很着急的样子,“你这两天都去哪里了,我打你电话又不接,你知不知道,阿姨她的病越来越严重了!”

    余文佳听了,十分的着急,“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加重?”余文佳急得抓住许成伦的手问。

    “不要问先,你还是先过去看看吧?”许成伦说。

    余文佳心急的跟许成伦来到重症监护室。

    她一看到眼前方兰香的样子,自责的留下了眼泪,“怎么会这样子,我才离开了两天而已,都怪我,是我没有照顾好我妈妈。”余文佳哭着说。

    许成伦于心不忍,看着哭的不成样子的余文佳,伸手把她抱在怀里,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慰的说,“这不能怪你,是阿姨的身体原因,责任不在你。”

    这时上官泽天走了过来,余文佳看见他,就跟看到救命稻草一样,“上官哥,我妈妈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严重?”她心里很着急的问。

    上官泽天凝重的看着余文佳,说,“阿姨的情况比较严重,她的病拖得太久了,加上这两天的天气比较对病情不好,所以病情才会进一步加重,所以阿姨才会突然病倒,现在最要紧的是把阿姨的情况稳定下来,然后尽快的进行手术。”

    余文佳擦了把眼泪,声音有点颤颤的问,“那还有几天才能做手术?风险大吗,成功的几率又会是多少?”之前说的成功率,现在恐怕已经改变了。

    上官泽天虽然是不忍心,但是还是照实说了给她听“现在,阿姨的身体状况没有达到最佳手术状态,所以成功的几率会大大下降,大概,只有百分之三十的成功率,但是,你不能放弃,就算是百分之三十的几率,也是希望。”

    余文佳呆呆的点了点头,居然只有百分之三十的几率,“只要有希望,我是不会放弃的。”她坚定的跟上官泽天说。

    “那就好,到时候我会请全球的最权威的专家来主刀,你可以很放心的把阿姨交给我们的。”

    “谢谢你,上官哥”。余文佳感激的对上官泽天说。

    许成伦站在一边,用一只手轻轻拍着余文佳的肩膀,以示安慰。

    上官泽天这才注意到站在余文佳身边的许成伦,危险的看了他一眼,许成伦也看向他,微笑的点点头。

    “余文佳,这位是谁?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上官泽天问余文佳。

    余文佳刚想回答,结果许成伦已经自行回答了,“你好,我叫许成伦,是余文佳的男朋友兼师兄!”他对着上官泽天说。

    “男朋友?余文佳,你什么时候交了男朋友了,也不告诉我们一声。”上官泽天问,看来,希煜是遇到情敌了呢,那我是要帮他呢,还是不帮他呢?上官泽天幸灾乐祸的在心里想。

    余文佳不可置信的看着许成伦,她什么时候说过他是她男朋友了,不过很快,她又想起来了,她们之前说好的假扮情侣,让妈妈不担心,好安心做手术的。

    余文佳磕磕巴巴的对上官泽天说,还有点心虚,“那个,前几天的事情了这是。”

    “哦~,前几天的事啊,那行,我就先走了啊,这里有人陪着你呢,哦,阿姨这里我会找人二十四小时照看着的,你不用担心。”上官泽天说。

    “真是太谢谢你了上官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