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是啊,那些花,据说是少爷很久之前就种了的,而且少爷很宝贝,连沈小姐都不给摘,嘿嘿,但是少爷却让你摘了。”

    余文佳无语,她不是摘了才被他知道的吗,她还庆幸他没有生气呢。

    顾希煜回来没多久,又走了,她连话都没有来得及跟他说几句,所以她还得在这里多呆一个晚上。

    医院。

    “上官哥哥,为什么希煜哥这两天都没有来看我,难道他很忙吗?”沈静瑶问,她已经两天没有见到顾希煜了。

    “嗯,希煜没有跟你说吗,他这两天都在照顾你的救命恩人,还要处理公司的事,所以没有时间来看你。”上官泽天解释。

    “救命恩人?你是说余文佳吗?她怎么了,为什么希煜哥要照顾她?”沈静瑶问。

    上官泽天把前因后果给沈静瑶解释了一遍。

    沈静瑶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样子的啊,那她现在没有事了吗?难怪这两天也没有看到她来看我。”

    ”我也想去看她。”沈静瑶说。

    “不行你自己还是病人呢,还想去看看别人,给我好好待在这里。”上官泽天严肃的说。

    沈静瑶嘟囔了一句“知道了。”然后就没有作声了。

    顾希煜今天晚上有应酬,所以交待了管家不用等他回来吃饭,余文佳吃过晚饭后,又看了一会儿电视,就早早的睡了。

    顾希煜今天晚上喝很多酒,回到家的时候,已经酩酊大醉,他就本能的走回来自己的房间,完全没有记得余文佳在他房间里,然后外套都没有脱,就倒在了床上。

    余文佳本来睡得好好的,突然一声巨响,感觉有什么东西,压在她旁边,她一下子被吓醒了。

    争开眼睛一看,居然是顾希煜,而且满身的酒气,余文佳连忙起身,看着他醉的不成样子的样子,连忙出去叫人煮醒酒汤。

    然后她去拿湿毛巾,给顾希煜擦拭额头。

    很快,佣人端着醒酒汤进来,余文佳把顾希煜叫醒,“顾希煜,起来,快起来把醒酒汤给喝了。”

    在余文佳几经叫唤之后,顾希煜终于醒了,“快把醒酒汤喝了。”余文佳把他扶起来,喂他喝了醒酒汤,然后又帮他把衣服鞋子给脱了。

    顾希煜老感觉有人在动他,本来睡得好好的,如果被吵醒了,还以为是佣人,所以没有管,迷迷糊糊的走进浴室。

    余文佳还以为他已经清醒了,结果看到他跌跌撞撞的想走去浴室,连忙过去扶他。

    顾希煜进去洗了个冷水澡,清醒了不少,出来的时候,看到余文佳坐在床边,才想起来她住在自己的房间。

    “你还好吧?”余文佳见他出来,连忙上前去问。

    顾希煜这才意识到刚才照顾自己的人是余文佳,于是说,“没事了,刚才谢谢你。”

    “不用谢,这是我该做的,是我跟你说谢谢才对,要不是那晚你救了我,我恐怕已经……了。”余文佳说。

    顾希煜也是因为喝多了,现在有一点点口不择言,“那天晚上,不是你自找的吗?如果不是你自己重操旧业,怎么会惹上那几个流氓。”他冷笑。

    余文佳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在说什么,什么重操旧业,难道你以为我,是去干那些勾当吗?”

    “难道不是吗?”顾希煜反问。

    余文佳很伤心,她居然被他看成这样的人,“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看待我的,是,我虽然是在夜总会工作,但是我是清清白白的,挣的都是些干干净净的钱,你救我,我很感激,但是我绝不允许你这样侮辱我!”余文佳说着说着,救掉下了眼泪。

    顾希煜看到余文佳哭了,立马清醒过来,眼神也变得清明,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他以前一直以为她跟其他女人一样,都是……的,原来,一直是他误会她了。

    他低下头,低声跟余文佳说了句“对不起。”

    余文佳为之一震,还以为是听错了,出现幻觉了。

    顾希煜又扶住额头,继续说,“今天晚上喝了点酒,所以脑子不清醒,刚才说了些混账的话,请你不要介意。”

    余文佳擦了擦眼泪,抬头对他说,“既然你醉了,就好好休息吧,我去客房睡,你还是在这里休息吧。”然后就要走出去。

    顾希煜揉了揉太阳穴,一把拉过余文佳,两人倒在了床上,“不用出去了。”

    余文佳顺势倒下,被他吓着了,想要推开顾希煜,结果他却抱的更紧,他低声喃了句“不要动,陪我睡会儿,我已经两天没睡好了,很累。”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