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引子: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人类历史如漫漫长河,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不知几多变幻。??

    将一个人的生死荣辱放在历史的纵坐标上来看,不过是白驹过隙般的一瞬。那么,永生、不死就成了古代帝王追逐的目标。

    每一代帝王都希望如彭祖那样长生,但却没有任何帝王能够做到。

    这是不是一个绝妙的讽刺?

    到了最后,所有追求长生的人全都求助于海上仙方,将一切托付于茫茫未知的海天相接之处。

    永生者不为人知,人所知的,都是未能永生者。

    于是,“永生”变成了一个伪命题,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不曾照古人。

    在任何一场战斗中,总有得势的一方、失势的一方,随之产生的结果就是成王败寇,高下立判。

    燕涂鸦坐镇黄金屋,又身怀“金遁之术”这种级逃跑奇术,本以为是进可攻、退可守,高枕无忧,稳操胜券。可是,他算错了一件事,要杀他的是同门大哥燕歌行。本来是他最亲近的人,现在却变成了最危险的敌人。于是,他的所有退路被截断,终遭刀剑贯体而倒。

    他看错了白芬芳,该有此报。

    现在,他只不过是砧板上的一条带伤的鱼,任由燕歌行、白芬芳宰割。

    当然,他肯定也心怀最后一丝希望,只要留条命,一定就有翻盘的机会。

    留不留鱼的命,刀说了算;留不留燕涂鸦的命,燕歌行说了算。

    我是局外人,观棋不语真君子,此刻保持沉默,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杀戮无处不在,因为我们大家都身在江湖,而江湖上亘古不变的就是一个“杀人、崛起、被杀”的无限循环游戏。

    “始皇帝为何东游封禅于泰山?又为何派出徐福驾楼船东渡寻找不死之药?燕王府为何与东海人世代为敌?大唐鉴真僧为何不停地东渡,前后六次,不达目的决不罢休?‘向东’到底有什么必然的意义?‘抗日’与古人向东边去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燕歌行一口气问了这么多问题,彼此并不沾边,而且每个问题都看似十分荒谬。

    秦始皇派遣徐福寻找不死药这件事十分蹊跷,毕竟当时中原讯息闭塞,谁也不知道茫茫大海之中有那种灵药,不知第一个说“东海存在不死之药”的人究竟是谁?或许,就像岳武穆的死因一样,莫须有吧?

    徐福东渡后再没回来,后来鉴真僧步他的后尘,持续东渡,六往方才成功。这种执着已经越了生命和佛法,变成了朝圣一般的事。如果单纯是传经送道,何须拼了身家性命去做?

    到了近代,1945年八月份,日本投降,太阳旗降下,所有位于中国土地上的日本宅院、水源、电力、水力全都留下,只带随身衣物,安全回国。这些败军之将把“归国”看得无比重要,其它都变成了身外之物,其中也包括数年掠夺积累的真金白银。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也在强行“东渡”。

    “东海有鱼,其名为鲸,秦王欲东渡求取不死灵药,吩咐工匠造连天巨弩,摆放于登州海岸,见鲸则射之……东渡,东渡……”燕涂鸦并没有回答燕歌行的问题,而是自言自语,表情如痴如醉。

    “白画神——”燕歌行回身叫。

    白芬芳向怀中一掏,取出铅笔和写本。

    “画梦之术能够克制他吗?”燕歌行问。

    “七成把握。”白芬芳点头。

    “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最后的机会,无法重复,仅有一次。”燕歌行的神色变得无比凝重,双拳紧握,骨节格格作响。

    白芬芳深吸了一口气,把写本封面的折角慢慢抚平,沉吟了至少十秒钟,才郑重回答:“我倾尽百分之二百的努力去做,胜算九成九。”

    她全身都绷得很紧,像一根已经满满蓄力的标枪,只待飞掷出去,射杀一切目标。

    “好。”燕歌行深深点头。

    他向几案后面的书桌走去,在书桌的右侧暗处按了两下,书桌就向左平移出去,原先的位置自动升起了一个绿色的大型保险柜,约有一人多高。

    燕歌行没有丝毫停顿,快拧着密码盘,连转三次之后,保险柜的暗锁出“嗒”的一声,柜门缓缓弹开。

    从我的角度观察,恰好能够看到柜里的一切。

    先,那保险柜一定有精密的冷藏系统,柜门一开,寒气便翻滚着涌出来;第二,柜里藏的不是金条和纸钞,而是一个长方形的玻璃盒子;第三,那一尺长、半尺宽、半尺高的盒子里空荡荡的,只有盒子底部趴着黑乎乎的东西。

    燕歌行小心翼翼地拿出盒子,摆在桌上。

    “天竺蜈蚣。”我立刻认出了里面的东西。

    在芙蓉街的小旅馆,女招待死后,她留下的笔记本电脑正在播放“天竺蜈蚣食脑”的视频。现在,燕歌行自大保险柜里取出来的,正是因冷冻而僵化的一条半尺长“天竺蜈蚣”。

    很显然,他的意图就是用“天竺蜈蚣”窃取燕涂鸦之脑,将所有秘密攫取过来,然后由白芬芳用“画梦之术”还原。如果他能成功,燕涂鸦就完全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一番辛苦,白白做了好人。

    “你们不要命了,你们放下……‘天竺蜈蚣’反噬,会……会带来人类灭绝的大天灾,放回去,给我放回去……”燕涂鸦顾不得自己的满身血污,也顾不上插在大腿上的长刀,双手拼命拍打地面,试图阻止燕歌行。

    这是个危险的计划,但人在江湖,过的都是刀头舔血的生活,又有哪一步不危险呢?

    燕歌行俯着身子,从玻璃盒的上盖处看着那蜈蚣。

    “不要多嘴,再多嘴就死。”白芬芳向燕涂鸦低吼。

    真正到了无人说话、无人出声的时候,黄金屋里的空气就都僵住了,所有人屏住呼吸,等待那蜈蚣从低温睡眠中苏醒过来。

    足足过了三分钟,玻璃盒里才有了轻微的动静。

    燕歌行长出了一口气,直起身来,向白芬芳这边点点头。

    也许,我跟夕夕应该抓紧时间逃出去,而不是面对燕歌行、燕涂鸦这种脑洞大开、丧心病狂之辈。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如果燕歌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