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虫儿继续落井下石道“你好好想想,如果诸葛辩玑只有一片花瓣,为什么今日舍得给白璃魄医脸?”

    “还有那白璃魄,一个男人家脸上破个口子有什么大不了,诸葛辩玑出手伤你后,还恬着脸给他治脸,而且从始至终都不肯舍一口给昆沧,这又说明什么呢?”

    话说三分,点到既止。

    想着云沧应该被自己唬个懵里懵懂,结果他很快反应道“先不说那奇花的事情,我且问你,白璃魄送我的刀,是不是你给顺走了?”

    他真行,居然还惦记着金刀。

    虫儿没皮没脸道“没看见……”

    “胡说!我亲眼看见那刀刺入漆柱,宴席结束后就不见踪影,思来想去只有被你拿走的可能性最大,现在快交出来!”云沧自竹叶间探手一讨。

    “姑奶奶说没拿就没拿!”漫拂长袖,虫儿扭头就走。

    “那你可就是逼我了……”

    竹叶间嗖得一扯,冬风猎猎般自身侧滑闪一道影光,眨眼挡住虫儿前进的道路。

    好快!

    虫儿拨开被倏风扯乱的发尾,云沧高壮的身躯铜墙铁壁,想要击倒他必得在数招之内。

    虫儿一面私下捏出金刀,一面斡旋道“你比你弟弟爱钱,连那么一丁点金子也舍不得放弃。”

    话毕,五指旋即摆作排笔状,顺力一甩,珠釵已然刺向云沧的眼睛。

    “你懂什么,混蛋!”

    云沧侧头一躲的瞬间,虫儿两步并作一脚,直接踹在他被诸葛辩玑惩罚过的膝盖处。

    只觉得脚底板似乎刚刚触及皮肉,眼前的人居然迅猛如雷风电雨,瞬间消匿于空气中。

    该死!

    虫儿的腿脚踹空朝前一栽,云沧竟然闪至身后,给虫儿腰眼狠狠送上一脚。

    虫儿腰部中袭,如同被巨石砸击,一**气险些没喘得及。云沧得意忘形哪里肯给她休息的时间,连连朝地面踩踏十脚,脚脚狠毒,意欲将她踏死脚底。

    虫儿蹭着他的脚步不断滚躲,从屋门一直沿着石径滚至竹下草坪。

    云沧贵在速疾,他分明招招皆可落脚在虫儿身上,却抱持着猫捉老鼠的玩心,故意略慢半拍。

    此刻虫儿的腰背痛成一片,再这样下去肯定会被玩死。

    眼见他还要再踏一脚,躯体的痛火瞬间烧至心头,大呵一声“看脚!”

    袖里金刀带着慍慍的火气,横削云沧半抬的脚腕。

    “你不是说没有拿吗?”云沧见金影照月,临刀朝后一躲。

    “没被捉到的贼,能是贼吗?”

    虫儿找准机会翻身一起,蹲着朝他的膝盖以下连划数刀,霎时间金光流彩,刀影连作一弯曲折的金色锋芒。

    此刀设计极为巧妙,虽是金器却轻如鸿羽,尤其刀柄满缀珍宝,瑰丽异常,可是握在掌心十分趁手,根本不会滑脱。

    云沧这个骗子,居然将自己的恶毒之心归结于刀柄的光滑。

    念及他酒宴上对自己早起的杀心,心里更是极端气愤,奇筋八脉的真气顿时调度顺畅,虫儿只逼退他半步后,立刻翻身跃入竹林,揽臂一拉柔韧的竹竿,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