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时,刘姐才注意到身旁还站着一位先生,她努力挤出一抹笑容,“这位先生看上去十分面生啊。”

    顾希煜是自从前几天过生日才开始来夜总会,每次来都是坐在角落里喝酒,几乎没有和刘姐见过面。而上次和余文佳发生一夜情,也是秦少磊从中牵线,刘姐只知道是秦少磊的一位朋友,却不知道是顾希煜。

    “一万块钱,今天晚上我包她。”顾希煜从钱夹里掏出一张信用卡,“密码六个六。”

    刘姐眼睛一亮,不由得高看顾希煜几眼,“可是,先生,酒钱可以用卡结账,这个包夜费必须是现金。”每次她都会将包夜费提前交到小姐们的手,鼓励她们好好伺候客人,所以现金更方便。

    顾希煜冷脸,他身上没有带太多现金,难道现在让司机回去取钱?

    刘姐看出他的为难,这单大生意她怎么可能放过?“如果是卡结账的话,需要多些手续费……”

    顾希煜刚要同意时,秦少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他是我的朋友,一切花销记我的账上。”

    刘姐立即满脸堆笑,秦少磊可是个大客户,为了方便消费,他在夜总会存了不少钱,“秦少爷啊,您的这位朋友怎么称呼啊?”刘姐脑子活络,知道能让秦少磊主动付账的朋友定然身份了得。

    秦少磊知道顾希煜一向低调,拉过刘姐,“别管他是谁,以后好好招待就是了。我快要出国了,在店里存的钱都转到这位先生的消费上。”转眼看向余文佳,笑得意味深长,对顾希煜说道:“好像是跳舞的那个妞儿吧?看来你挺满意她的啊。”

    “我是要跟她算算账。”顾希煜扯住余文佳就走。

    几个人说话,余文佳一直没有机会插嘴,这回终于有了机会,“刘姐,我不陪客,更不陪他。”

    “你是不是不想干了?要是再惹恼了客人,给我卷铺盖走人!”刘姐呵斥。

    余文佳闭嘴,任由顾希煜拉着自己进了房间里。

    刚进房间,顾希煜就松开了余文佳,他半躺半靠在床上,“过来!”

    虽然顾希煜十分可恶,可是相比较那个肥胖的客人来说,他的身材真是不错,而且相貌也好看,平心而论,要不是他诬陷自己偷钱夹,余文佳对他的表面印象不错。

    余文佳小步挪过去,一言不发。

    顾希煜挑了挑眉,“给我倒杯水。”

    余文佳取水杯给倒了杯水,递到面前,小声嘀咕,“喝吧,喝死你。”

    顾希煜没听清楚,接过水杯一边喝水,一边问:“你刚才说什么?”

    余文佳这才大点儿声音:“你不要以为掏了钱,我就肯伺候你。你这是逼良为娼。”

    “噗嗤!”顾希煜笑了出来,水喷了一身,“逼良为娼?像你这种视金钱如命的女人,我还用逼吗?不已经是娼妓了吗?”

    “你!”余文佳气的举起手来。

    这一次,顾希煜有了经验,他眼疾手快,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儿,“又想打人?”

    余文佳被他一扯,跌到床上,正入他怀里,“放手!”

    对顾希煜投怀送抱的女人数不胜数,他早已经习以为常,可是当余文佳的身体碰触到他的身体时,心里还是起了波澜,那一夜的缠绵顿时浮现脑海……

    顾希煜情不自禁搂住余文佳,“不应该温柔对待你的客人吗?”

    余文佳这才意识到对方是自己的客人,如果今天晚上不接待,刘姐真的能把自己赶出夜总会,别说陪客了,连跳舞挣钱的机会都没了。母亲的病怎么办?五十万从哪里去挣?

    这么想着,忍了忍脾气,“看在你给了那么多钱的份上,我就陪你一晚上,不过我不会伺候人,想做什么,你自己来。”说完,就躺在一旁。反正她没指望着从顾希煜这里捞到小费,所以态度生硬。

    顾希煜一愣,他包夜余文佳,只是想好好教训她一顿,没想着两个人发生关系啊。本来想要退缩时,看到躺在一旁的余文佳像个木头一样,忽然有个念头跳了出来,何不逗逗她?

    于是,顾希煜俯身凑到她面前,语气暧昧,“那我可为所欲为了。”

    余文佳紧张的闭上眼睛,心里默念,“一晚上,忍一忍就过去了。”

    看她那样子好像是赴刑场,顾希煜偷笑,伸手搭在余文佳的肩上,感觉到她身子哆嗦了一下,暗暗得意,挪了挪身子,靠近她,“不会连衣服都让我替你脱吧?”

    余文佳睁开眼睛,犹豫了片刻,该发生的迟早会发生,豁出去了。她扯过棉被遮住身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