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余文佳吓得不敢喘气儿,直盯盯的看着倒在自己身上的王凯峰,确定他真的一动不动了,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心情很快紧张起来,因为她看到自己手上是一个玻璃烟灰缸,上面沾染着鲜红的血液。不会杀了他吧?小心翼翼伸手探他的鼻息,还好,有气儿,没有死。

    轻轻将王凯峰推开,从他身下爬出来,余文佳仔细看他伤口,破了皮儿,血不太多,不至于要命,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瘫软地上,大口喘气儿,休息了片刻,余文佳整理衣服,还没整理好时,听到身旁啊的一声轻呼,随声望去,王凯峰睁开了眼睛。

    妈呀!这家伙醒了!此地不宜久留,余文佳匆忙从地上爬起来,跑向门口。

    因为太紧张害怕,门把手弄了两下才打开,回头看王凯峰,已经站起来,晃晃悠悠往这里走,“我就喜欢你这种脾气的女人,过来,陪我……”

    余文佳不敢耽搁,开门就跑。

    刚出门,周芸芸阴魂不散,拦住去路,上下打量她,“这么快就完事儿了?”

    生怕王凯峰赶上来抓住自己,余文佳也不解释,“他受伤了……”趁着周芸芸看向包房时,她夺路而去。

    坐在更衣室里,余文佳心跳加速,她不知道王凯峰会怎样对付自己,更担心刘姐知道这件事情后会怎么处理自己,想的更多的是快快攒够五十万块钱给母亲治好病,自己也就不用呆在这个复杂的环境里,整日被人占便宜,提心吊胆。

    靠在椅子上,余文佳长叹口气,她多想回到校园啊,那才是无忧无虑的日子啊……

    正想着,周芸芸冲了进来,“余文佳,给我滚过来!”

    余文佳被她这声怒吼给惊醒,“你想怎么样?”

    “凯峰说不怪你,可是我不能放过你!抢了我的男人,还打伤他,你可真够行的!”周芸芸扑了过来。

    余文佳急忙躲闪,还是被她抓住了衣服,锋利的指甲在胳膊上留下三道血迹。余文佳疼的呲了一声,使劲儿推开她。

    周芸芸摔倒地上,她怎么能甘心?顺手抄起椅子砸了过来。

    余文佳没有防备,椅子正砸在身上,疼的要命。周芸芸这是跟自己拼命啊?想到两个人的恩怨情仇,余文佳火冒三丈,“以为我好欺负?”捡起椅子冲着周芸芸拍了过去。

    周芸芸发出惨叫,这惹得路过的小姐妹们纷纷驻足,推开门看,“快住手啊!”人们劝着,却没人敢上前拉开两人,生怕误伤了自己。

    余文佳骑在周芸芸身上,拳头像雨点般落下,几日来的委屈、痛苦、气愤全部发泄出来。周芸芸动弹不得,只得护住自己的脸颊,“出人命了,快叫刘姐啊!”

    小姐妹们这才反应过来……

    等刘姐赶来时,余文佳已经气喘吁吁,而周芸芸哭的梨花带雨。

    “给我下来!”刘姐冲着余文佳怒喝。

    余文佳这才从周芸芸身上挪开,一屁股坐在地上,“是她找事儿!”

    “怎么回事儿?一个一个说。”刘姐双手叉腰,扯了把椅子坐下。

    “我先说!”余文佳毫不客气,不过还没等说出来,一旁的周芸芸猛然间扑到她身上,双手拼命的抓她打她,连哭带叫:“你个贱货,敢打我,我杀了你!”

    因为没有防备,余文佳落了下风,胳膊手上都被她抓的出了血。

    “快把她们两个拉开!”刘姐下令。小姐妹们一哄而上,扯开了周芸芸,余文佳想要报仇去打她,也被小姐妹们控制住,两个人愤愤不平的看着对方,一幅血海深仇的样子。

    “敢在我的底盘闹事,你们两个不想干了,是吧?”刘姐这句话让两人终于安静了下来,没了这份工作,就没有了丰厚的收入,余文佳不想,周芸芸也不想。

    “周芸芸,你先说,为什么打架?”刘姐发问。

    周芸芸就将余文佳打了王凯峰的事情说了一遍,因为有王凯峰的警告,所以之前余文佳和顾希煜的纠缠,她没有说。

    余文佳则强调王凯峰对自己非礼,而且因为自卫才伤了他。对于王凯峰为她解围的事情,只字未提。

    “为了一个男人,大打出手,你们两个是没见过男人,还是怎么着?”刘姐骂了两人一顿,最后问道:“王凯峰怎么说?要追究责任吗?”

    “没有,他被余文佳迷得晕头转向,流了那么多血,还说不怪她。”周芸芸没好气。

    “那就行了,人家都不追究了,你追究个什么劲儿!都散了吧。”刘姐起身出门,“要是再有下次,你们两个一起给我滚蛋!”

    出了夜总会,想起顾希煜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