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穿戴完毕,余文佳出房间,走廊上遇到刘姐。相比较昨夜的那个男人,她更恨刘姐和周芸芸,她们才是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

    余文佳心里有气,本来不想理睬刘姐。可是刘姐一把拉住了她,“怎么?生我的气?我可是为你好,知道你缺钱,帮你要了个高价。”一摞钞票塞到了余文佳的手里。

    “两千块钱,怎么样?姐姐我没亏待你吧?以后啊,在我这里好好干,挣钱的机会多得是。”刘姐看余文佳面无表情,知道她一时半会儿还在气头上,扭动着腰肢走了。

    回到休息室,余文佳把钱放到包里,加上前几天刚发的工钱,刚够两万块钱,这些钱够妈妈下个月的住院费和治疗费了。想到这里,她的心情好了一些,努力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忘记一切。

    去医院里交了费,陪了妈妈一天,晚上刚到夜总会,余文佳就遇到了周芸芸,真是冤家路窄,她一把揪住对方,“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为什么要害我?”

    周芸芸一改往日的温柔,伸手拨开她,“哎,我怎么害你了?听说昨晚上你陪秦少爷的客人,挣了不少钱啊!”

    “要不是你,我怎么会……”余文佳气急败坏。

    “凯峰!”周芸芸娇滴滴喊了一声。

    余文佳转头,看到王凯峰站在自己身后。

    王凯峰是个富家子弟,也是夜总会的常客。周芸芸十分喜欢他,一直想着被他包养,摆脱现在的夜总会生活。可是,周芸芸已经不知道陪多少男人睡过了,王凯峰怎么会看上她?反倒是清纯无暇的余文佳让他心驰神往。

    不过,听说余文佳昨夜已经破了身子,王凯峰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他大步上前,“文佳,早知道一万块钱就能得到你的初夜,我怎么会让秦少磊那家伙先下手。”

    一万?还真是个好价钱,刘姐没少挣啊,余文佳苦笑。

    “是啊,听说秦少爷的朋友对文佳的床上表现很满意呢。”周芸芸不忘添油加柴。

    王凯峰的火腾地起来,一把抓住余文佳的胳膊,“今天晚上陪我,开个价吧?”

    已经受辱一次,还要第二次吗?余文佳使劲儿甩开他的手,“我不会陪你,也不会再陪任何人。”转身回更衣室换今夜跳舞的衣服。

    前脚刚到更衣室,后脚周芸芸就跟了进来,“余文佳,你不要以为继续装清高,凯峰就会被你迷得七昏八倒的,你不是处女了,他不会再高看你一眼。”

    “啪!”余文佳忍无可忍,反手给了她一耳光。

    周芸芸那白皙的脸颊上顿时五指红印儿,她捂着脸颊,气的浑身颤抖,“你敢打我?”上前就去抓余文佳的头发。

    余文佳憋了一天的怒火顿时爆发出来,她自幼练习舞蹈,身体素质和反应能力都不在话下,抓住周芸芸的手腕儿,将她按倒地上,“为了一个王凯峰,你给我下药,害得我好苦。亏我一直当你是好姐妹,周芸芸,我真是看错了你!”

    两个人谁也不放手,很快扭作一团,在地上滚来滚去。撞翻了衣架,碰倒了椅子……

    其他来更衣室的小姐妹瞧见了,吓得花颜失色,劝架不成,急忙转身去找刘姐。

    “住手!都给我起来!”刘姐一嗓子,让打的不可开交的两个人停了手。

    余文佳先站了起来,整理衣服,“昨天晚上……”

    “行了,到我办公室来解释。”刘姐一摆手,示意两人跟自己过来。

    在刘姐的办公室里,余文佳终于明白什么是夜总会了,这就是个逼良为娼的地方,刘姐明面上是夜总会的老板,其实就是个老鸨。从自己第一天到夜总会上班时,她就盘算着让自己卖身了。只是那时自己态度坚决,加上客户出价不高,她也就没有强迫。

    可是,昨天晚上,秦少磊出了前所未有的价格,加上秦家大少爷的身份,刘姐当然要巴结着点儿,就算余文佳没有服药,也会被刘姐送到那个男人的房间里,任由他摆布。说去来,刘姐还要感谢周芸芸,让她省去不少麻烦。

    “文佳啊,其实陪睡比跳舞挣得多的多,这一点你应该早就知道吧?想要挣大钱,还是得出卖身体。从咱们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