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好在手机没有锁,余文佳打开手机,随意拨打了一个电话,希望能打得通。

    上官泽天正在健身房健身呢,助理就拿过他的手机来说有人找他。

    他一看,是顾希煜,他怎么会打电话过来,还是说静瑶又怎么了。

    “喂,希煜,怎么想起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但是他只听到了一个女声,“喂,请问是顾希煜的朋友吗,他现在被困在了医院的电梯,而且已经晕过去了,你快找人来救他。”

    余文佳很庆幸在这密闭的空间还能打得出电话,可是她还没说完,电话就断了,她只希望刚才那个人能听到她说什么。

    “该死!”上官泽天听到之后低咒了一声,连忙拿起衣服冲了出去。

    他现在只能祈祷顾希煜没事了。

    上官泽天一边急忙开车,一边打电话给医院,让他们派人去抢救,要不是因为这家医院是他们家的,他早就找人把它给炸了,发生这么大的事,居然没有人知道!

    余文佳在里边守着顾希煜,顾希煜一直没有醒,但是嘴里一直念叨着,“不要不要,”还叫着妈妈,余文佳一摸她额头,立即缩回了手,烫得不得了,要是再不出去,估计他就要烧傻了在这里了。

    就在余文佳非常着急的时候,门突然开了,一群人围在外面,乱哄哄的。

    上官泽天连忙走了进去,查看了一下顾希煜的情况,就朝外面吼,“担架!”然后和几个人将顾希煜抬到了担架上。

    余文佳看着他们把顾希煜抬出去后,松了一口气,自己站起来,想要出去,哪知道眼前一黑,就要晕过去。

    上官泽天叫他们把顾希煜抬去抢救之后,回头看余文佳,见她就要倒下,赶忙跑过去,接住了她。“你没事吧?”他担心的问,要是没有这个女生,他恐怕还不知道顾希煜被困在了可怕的电梯里呢。

    “我,我没事,就是,有点低糖!”余文佳笑着说完,然后就晕了过去。

    顾希煜经过抢救,已经没事,人也恢复了意识,醒了过来。

    顾希煜醒了之后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她呢?”

    上官泽天愣了一下,调侃的说,“没想到你还这么关心,也是,一开电梯门我就看到她紧紧的抱着你,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情侣呢!”

    顾希煜此时已经没事了,起床,面无表情的给了上官泽天一拳。

    “噢,希煜,你也太狠了吧,我不过是开开玩笑而已,你就对我下狠手,刚才可是我把你给弄醒的。”上官泽天揉了揉胸口,埋怨的说。

    可是谁让他碰上的是顾希煜这个大腹黑呢,“你不说,我还可以更狠。”

    “好吧,我说,我说还不行吗,她早就醒了,现在在陪她那生病的老母亲,这个回答你满意吗我的大少爷。”上官泽天说。

    顾希煜皱眉,她早就醒了?那怎么没有来看他?果然是没良心的女人。

    上官泽天看着他这样,以他们从穿开裆裤到现在的了解,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哎,你还想着人家能来看你啊?人家现在忙着照顾母亲呢,没空理你,而且跟你也非亲非故的。”上官泽天幸灾乐祸的说,“不过呢,我可以帮你打探打探军情,怎么样,要不要我帮帮忙?”

    “不用了,她早就是我的女人了,还用得着你来打探?”顾希煜的意得说。“噢,还要,既然她母亲在这里住院,记得给她换间好点的病房。”

    说完他就大步走了出去,留下被雷成木头的上官泽天。

    “什么?这家伙不是一向守身如玉,洁身自好的吗,什么时候破的身,我怎么不知道?”上官泽天非常郁闷,不过随即他又高兴起来了,这样的话就没有人来跟他挣沈静瑶了。

    余文佳醒了之后,本来想去看看顾希煜的,但是她想了想,她跟他又不熟,还是算了,就回到了方兰香那里。

    方兰香本来只是见她去送个人而已,哪知道她居然大半天都不回来,愣是下午了,才看到她回来,她都差点以为她不见了呢。

    “文佳,你怎么去了这么久,从早上10点都到了现在了。”

    本来余文佳怕她担心,不想把这件事情告诉她的,但是她既然都问了,她也不能不说了,“妈,我刚才乘电梯的时候,电梯突然出了事故,就被困在了里面。”

    “什么,那有没有受伤,快过来让妈看看。”方兰香急切的拉着余文佳全身上下检查了个遍。

    “妈,我没事,你不用这么紧张。”余文佳说。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方兰香这才放下心来。

    “对了,妈问你,你觉得那个成伦怎么样?”方兰香询问。

    余文佳听了,刚想否认些什么,就突然想到今天许成伦跟她说的那些,就转了口,“挺,挺好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