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夜总会里,灯光昏暗,人头攒动。

    舞台中央,一个优雅而妩媚的转身,余文佳将一段伦巴发挥的淋漓尽致,鞠躬离场。刚下了台,夜总会老板刘姐就迎了上来,笑容满面,“文佳啊,有顾客点名要你再跳一支舞,快上去吧。”

    余文佳皱了皱眉头,微微喘息,“每晚跳三场舞,每场舞半个小时,我已经完成工作了。”

    刘姐有些不悦,“点名要你跳舞的是秦氏集团的大少爷,咱们可得罪不起,这样,给你加二百,怎么样?”

    余文佳可不认识什么秦少爷,不过看在钱的份上,她返回了舞台,来这里工作,不就是为了挣钱吗?

    台上,随着劲歌,余文佳热舞,引起一阵阵叫好声。

    台下,秦氏集团大少爷秦少磊与旁边一位男子碰杯,“希煜,刚才你看这个女人跳舞眼睛都直了,不如今天晚上让她陪你?”

    顾希煜白了他一眼,“只不过是觉得她跳得不错,多看了两眼而已。这种女人,我嫌脏,不会碰的。”

    秦少磊讨好道:“我已经打听过了,这个女人是大学生,还是个处女。今天你过生日,我怎么着也要送你份厚礼,乐呵乐呵。”顾希煜是当地最大上市公司顾氏集团的总裁,也是他的好朋友,当然要好好招待。

    “相比较女人而言,我对酒的兴趣更浓一些。”顾希煜再次与他碰杯喝酒。

    秦少磊嘴角勾笑,趁着顾希煜上卫生间的时候,将一粒白色药丸放到了他的酒杯里,这份厚礼,他不收也得收!

    一曲舞毕,余文佳累的冒汗,气喘吁吁下了台,随手接过好姐妹周芸芸递过来的一杯水,一饮而尽,“真是累死了,二百块钱不好挣啊。”

    周芸芸穿着紧身低胸短裙,上前拉住她,“我扶你回休息室。”

    “没那么虚弱,我自己能走,你忙吧。”余文佳笑道,想要推开她,脚下忽然一软,险些摔倒。

    “还是我扶你吧。”周芸芸搀扶着余文佳往客房走。

    今天跳了四段舞,不至于累成这样啊?余文佳纳闷,不会是生病了吧?可是头怎么也昏昏沉沉起来了?

    等到周芸芸推门将她扶到床上时,余文佳诧异,“这不是休息室,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周芸芸将她按到床上,皮笑肉不笑,“自从见到了你,凯峰对我冷淡许多,他一直说你冰清玉洁,是他的梦中情人。今天我就要让你身败名裂,看他还会不会再喜欢你。”

    余文佳努力挣扎着起来,“你在水里给我下了药?”

    “是啊,保证你一会儿醉生梦死,舒服极了。”周芸芸说着退出了房间。

    不能待在这里,必须马上离开。余文佳用尽全身力气扶着床起来,踉踉跄跄到了门前,刚要推门,门开了,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出现在面前,他一把拦住余文佳,“想去哪儿?今天晚上好好陪本少爷,亏待不了你。”

    说完,搂住余文佳,啧啧两声,肥厚的嘴唇就凑了过来。

    余文佳想要挣脱,却是没有力气,只能求饶,“放了我吧?我和夜总会签了合同,卖艺不卖身。”

    可是那人仿佛没有听到,只顾着连搂带抱将她拖到床上。

    浓浓的酒味儿袭来,余文佳感觉到身上一重,被那人压在了身下。他的手不断在她身上抚摸,粗鲁而急迫……

    就这么失身了吗?余文佳不甘心,她拼命挣扎,“救命啊,救命啊……”即便使用了全身力气,也只是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眼看着身上的衣服被扯开,砰地一声,门忽然被推开了,刘姐急促又气愤的声音尖利响起,“文佳,我找了你半天,你竟然在这里跟人偷欢?赶紧给我起来!”

    余文佳仿佛看到了救星,委屈的泪水瞬间滑落,“刘姐,救我!”

    那个男人十分不高兴,“谁这么不懂事儿?打扰本少爷的兴致。”

    刘姐显然认识这个男人,不过并不惧怕他,“这个妞儿是我的镇店之宝,价格不菲,你玩之前好像没给钱吧?”

    “多少钱?我给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