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周芸芸没有理会方兰香的反应则继续说道,“她为了给你凑医疗费,已经把自己卖了!”虽然这句话没有直接说出去,可是方兰香怎么会不明白呢?

    被周芸芸说了怎么多,方兰香被气的吐血了,刚推开房门的余文佳看到这一幕,吓坏了,立刻按了求救器。

    然后很大声的对周芸芸说,“你给我滚!”然后把目光又转会了方兰香身上。

    方兰香用最后一口气问余文佳,“她说你在夜总会上班,是真的吗?”余文佳听到方兰香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让她有点不知所措了,然后保持沉默了。

    方兰香被气到瞳孔突然放大,然后只见心跳显示器发出了“避”的一声,然后一条直线划了过去,“妈,妈,妈。”余文佳惊慌的摇动着方兰香的身体。

    这时,上官泽天和一群医生赶到了,余文佳像失控了一样,大声对医生们斥骂着,“你们怎么,这么慢才来!怎么这么慢!怎么这么慢!”她越说越小声,然后眼底的眼泪终于忍不住的了,“啊!”那哭声是那么的撕心裂肺,那哭声是那么让人心痛。

    顾希煜赶来了房间,看到这样的余文佳让他无比的心疼,然后一把把余文佳抱在怀里,“不哭了,没事的,有我在。”虽然才说了九个字,不过这九个字是那么的有力量,哭到没有力气的余文佳再顾希煜的怀里晕了过去。

    就在余文佳晕过去的瞬间,“余文佳,余文佳,你没事吧。”顾希煜晃动了下余文佳,她还是没有苏醒,这让顾希煜很是担心。

    “你还是把她抱到床上,让她好好休息吧。”这时上官泽天提醒了顾希煜,他立刻身把余文佳抱了起来。

    “快帮我看看她!”顾希煜把余文佳抱到床上用很着急的语气问着上官泽天。

    “她只是一时受不了这个事实,神经太过绷紧了,在加上刚刚她哭得她过头了,有点虚脱了,打瓶盐水休息下就没事了。”上官泽天不慌不忙的解释道。

    上官泽天把方兰香的遗体处理好放进了太平间,等待这余文佳的安排。

    余文佳的病房。

    顾希煜一直陪在余文佳的身边不敢离开,看着那盐水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着,可是因为他最近太疲惫了,本来一直挣扎的让自己不要睡着,可是后来还是睡着了。

    半夜,余文佳醒了过来看见顾希煜在她旁边睡着了,她突然想到母亲去世这件事实,身边不自觉感觉充满了莫名的忧伤感,一手拔掉了针头,然后,便爬到了那冰冷的地板上,这样让她感觉好受很多。自从醒来后她就在也没有睡着过。

    第二天,顾希煜醒来了,发现余恋不见了,然后立刻起身准备去寻找,发现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本以为她想不开了,顾希煜正打算出去叫人的时候,余文佳小声的说了一句,“我想一个人待一会。”他听到她说话了,然后就放心的走了。

    谁知道等顾希煜走出房门去买早餐的时候,余文佳起身把门反锁了,然后又走回去继续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

    “余文佳,把门打开!”顾希煜大力的敲打着房门没有人回应,这时他的电话突然响了,然后被迫离去。

    “帮我看着她,如果有什么动静,及时告诉我。”顾希煜和上官泽天交代完,就匆匆的赶去处理公司的事情了。

    而余文佳就这样在地上整整躺了两天,第二天顾希煜来到医院敲打房门依旧没有动静,他开始害怕了,让上官泽天拿来了房门的钥匙,打开门发现徐念依旧躺在地上,他一把抱起余文佳,她浑身都是冰冷的,就往医院大门口跑去。

    “顾府。”顾希煜上了车和司机说了一声就直奔顾家了,他觉得一直看着余文佳这样他比较方腊,余文佳一直在发着抖,然后他就把外套脱下来裹着余文佳,而余文佳的瞳孔是放空着的,看到这一幕的顾希煜感觉自己的心仿佛在淌血中。

    回到家,顾希煜立刻抱着余文佳奔回房间,把她放在床上用被子紧紧地盖紧她,生怕她着凉了,然后看着余文佳还在发抖,他摸了摸她的额头,好烫。

    “帮我准备下红糖姜水。”顾希煜突然想到了这个东西,就吩咐下人去准备了。

    佣人把顾希煜要的糖水准备好了,他接过糖水就让下人退下了,然后叫醒了余文佳并且一小口一小口的喂着她,她喝完就睡着了。

    “妈,妈不要扔下我一个人。”余文佳做着恶梦,躺在顾希煜的怀里,他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不敢松手,然后抚摸这她的背,慢慢的余文佳平静了下来,然后像猫咪一样扭动了一下身体继续睡了过去。

    “好,我不走,我陪你。”顾希煜轻声的回答道,然后抱着余文佳睡着了。

    睡醒的余文佳,睁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