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余文佳还没听清呢,许成伦就放开了她,说了句,“去睡觉吧,很晚了。”然后就拿出被子,铺在了沙发上。

    余文佳知道他刚才肯定说了安慰她的话,也没有多问,就去睡觉去了。

    这晚余文佳一夜无梦,而且居然还没有认床,也不知道是适应了还是什么,余文佳一晚上都睡得老香老香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余文佳就自然醒了,她起床洗漱好之后,就走出房间,看见了缩在沙发上睡觉的许成伦,被子都掉到地上了,她走过去轻轻的帮他盖上被子,然后出去买早餐了。

    许成伦虽然只住在一室一厅的屋子,但是这一片全都是些富人住宅区,这让余文佳有些疑惑,许成伦到底是什么人。

    余文佳买好早餐之后,许成伦已经起床了,他还以为她又不辞而别了呢,结果一开门,就看到了拎着早餐回来的余文佳。

    “你,这么早就去买早餐了?”许成伦有点不好意思的问,他居然误会了她。

    余文佳进门,把早餐放在桌子上,回答,“是啊,早上醒的有点儿早,所以就跑去买早餐了。”

    然后把早餐摆好,“快过来趁热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许成伦洗了个手,就吃了起来。

    余文佳吃好之后,准备去医院看看妈妈,就拿起包,对许成伦说,“我还要去医院看看我妈妈,我就先走了。”

    许成伦听了,连忙放下手中的包子,对余文佳说,“你等会儿,我送你过去吧,正好顺路。”

    余文佳疑惑了,哪里顺路了?“可是学校跟医院是相反方向的呀。”

    额,他承认那不顺路,“我不回学校先,我还得回一趟父母家,我家那边正好顺路,走吧走吧,反正我有车,就顺道送送你。”

    然后许成伦就硬拉着余文佳走了。

    余文佳也不好再扭扭捏捏的了,就坐着许成伦的车去了。

    余文佳也不好多耽误许成伦的时间,一到了医院,就跟他说,“好了我已经到了医院了,你赶紧回家去吧。”

    许成伦看着余文佳走进去,才开车走了,他还以为她会叫他上去看看她妈妈呢,哎,其实他家跟这里压根儿就不同方向,而且他家也不在这个城市,要是他不这么说的。话,她肯定不会让他来送她的。

    这两天他已经摸清了她的性格了,不吃硬的,只吃软的,而且还很执拗,不愿意麻烦别人。

    余文佳径直走进了医院,她一直没有发现,一直有个冰冷的目光在凌迟着她。

    顾希煜今天是来看沈静瑶的,那是他的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但他只把她当做妹妹。

    沈静瑶心脏从小就不好,前几天不小心出了车祸,本来就娇弱的身子,哪里承受得住这么多,所以她才病来如山倒,一病就病了很久。

    但是她又从小就喜欢粘着他,再加上两家是世交,顾希煜就被父母勒令每天过来看她,可是今天刚到医院,就看见了余文佳这个女人。

    他最近都没有在夜总会看到她,感情是找到了金主了。

    他顾希煜又看了看许成伦,不由得冷哼,也就这种涉世不深的毛头小子,才会被这个女人迷的团团转。

    他不再看他们,转身进了医院。

    沈静瑶已经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星期了,她最怕闻到医院里的消毒水的味道了,她趁着没有人看着她,就偷偷溜出病房,要是她再待在这里,她都该发霉了。

    她悄悄地躲开了那些保镖,到了住院楼的下面,得意的拍拍手,总算是出来了!

    岂料她下楼梯的时候一时没注意,一脚踩空,整个人都往前倒去。

    余文佳正急急忙忙的赶着走上去,结果看到一个人快要跌倒了,就大叫了一声“小心!”然后接住了沈静瑶。

    沈静瑶还以为她要亲吻大地了,可是倒下的时候一点都不痛,她疑惑的睁开眼睛,才知道她这是压着一个人呢。

    她当然不会感觉到痛了,感觉到痛的是余文佳。

    余文佳刚开始并没有想这么多,就一股脑的,以自己接住了她,最后疼得她不要不要的。

    沈静瑶连忙起身,跟余文佳道谢,“真是谢谢你呀,你?没事儿吧?”她又抱歉的说,好歹人家是女孩子,她不顾自身接住了她,她更加的感激她了。

    余文佳也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又看了看沈静瑶,见她穿的是病服。就知道她是个病人了。

    “没事,倒是你,这么不小心,要是真摔着了,那可就不得了了吧。”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