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能不能正常点,能不能别答非所问!”顾希煜冷冷的说。这个人,不抽风会死吗?

    “OK.OK我说正事好了吧。”上官泽天顿了一下,又继续说“余文佳妈妈的病确实是本来不应该这么快动手术的,但是,阿姨现在的病情不断恶化,所以手术必须提前,而且越快越好,不然情况更加严重的时候,就回天乏术了。”

    顾希煜沉吟不语,然后又抬起头,“把你的老师请过来。”他对上官泽天说。

    “我老师,挺难请的,你确定要请他吗?”上官泽天问,不是他说谎,是他那个脾气古怪的老师,真的很难说得动的。

    “无论如何,也要请到他来。”顾希煜肯定的说,只有他的老师,才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把手术做好。

    “那好吧,我尽力。”上官泽天说,可是这要是请不到,那就不关他的事了,啊没想到,这个冰山,也会有这么热心的一天啊嗯嗯,看来他以后要多多巴结巴结我们余大美人才行了,有了这余大美人,肯定能镇得住这个冰山。

    “好了,你可以滚了。”顾希煜无情的说。

    “什么叫我可以滚了,好歹我也是堂堂的大少爷,你居然叫我滚!”上官泽天这回是真的不高兴了的,居然叫他滚,伤到他幼小的心灵了,而且这个家伙,一没利用价值了,就把人家踢开,实在太让人气愤了。

    不过他想到了一个可以好好气顾希煜的办法,“哦,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儿,很重要的事,那个余文佳得小男朋友呢,是政界的太子爷,也就是那个XXX的政委主席的儿子,只不过那小子现在隐姓埋名在这里而已,你的情敌实力太强大,我很为你感到担忧啊!”

    上官泽天也不管顾希煜理没理他,就在那里自顾自的说,反正他能确定他是听得到的,而且听得真真切切,他说完,就走了出去,让顾希煜一个人在那里纳闷吧。

    顾希煜他确实是听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的,他确实也是很吃惊,那个小白脸儿居然是政界的太子爷,那他要动他的话,就非常的麻烦了,同时他也为余文佳招蜂惹蝶的能力感到生气,居然惹上了这么一个人,那他以后岂不是很辛苦么?

    余文佳在医院照顾方兰香自整天了,而且她之前生病又才刚好,所以很累的在病房外面的走廊的长椅睡着了。

    顾希煜忙了一整天了,终于抽出时间来看一看沈静瑶,走过走廊的时候,居然看到了余文佳坐在长椅上睡着了,他忍俊不禁,居然坐在都睡着了,但同时他又很心疼,看着她这呢疲惫的样子,恨不得替她分担一些,但是他又没有理由,没有名义去帮她。

    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了余p,她对于这个女孩,是不一样的,他对她有好感,不同于沈静瑶的好感。

    顾希煜很小心的抱起睡得很沉很沉的余文佳,回了去。

    只是,他没注意到,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她们看。

    这个人就是周芸芸,周芸芸她其实是来医院复诊的,她前一个月不小心怀孕了,而且该死的还不知你哦哦到时是谁的孩子,所以她只能来把孩子给打掉了,就算是知道孩子是谁的,她也必须把这个孩子打掉,不然她怎么和她的王凯峰在一起。

    只是,她不知道她会在这里遇到余文佳,而且还看到了那个从更横商场的冷血冰山顾希煜,看着他对余文佳的好像很关心的样子,这让周芸芸更是恨得牙痒痒。

    为什么每个人都会被对余文佳这个该死的贱人给迷住,她就想不明白了,周芸芸眼里露出阴狠。

    不过她下一秒就变得言和色悦了起来,她走向迎面而来的顾希煜,色迷迷的看着他,用她那作得不能再作的声音娇嗔,“顾总,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您。”

    顾希煜停了一下,然后冷着脸,又走到另一边,然后自顾自的走,就好像没有看到周芸芸一样。

    周芸芸的脸僵住了一下,手尴尬的停在了那里,心里有点恨恨的鄙视顾希煜。

    但是没办法,谁让咱们的顾希煜是集名誉,地位,金钱于一身的上流社会人士的尖尖儿呢。

    于是周芸芸一下子又恢复了正常,又厚脸皮的拦住顾希煜,不知天高地厚的说,“哎,顾总,您别急着走啊,我还没有跟您介绍自己,我是文佳的好姐妹,我叫周芸芸。”

    顾希煜只觉得这个女人真是跟一个麻雀一样,令人讨厌至极,关键是她吵到余文佳睡觉了。

    “你给我闭嘴!”顾希煜低声冷吼。

    这些吵声都已经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