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难怪能与祖父大人抗衡这么多年,到现在都还没对家主之位死心,这个三长老,无论实力还是城府,都不一般啊。

    “都散了吧。”三长老摆了摆手,对众人说道。

    众人如临大赦,连忙退了出去。

    “祖父大人。”沐承宣挣扎着站起身来,向三长老行礼道。

    “你身上有伤,不必行礼了。”三长老走上前去,在他身上虚点几指,散去他体内淤积的浊气。虽然他神情淡漠,但沐寒烟还是看出他隐藏在眼底的怒意。

    “你叫夜阑沨?”三长老扭过头来,问夜阑沨道。

    “不错。”夜阑沨说道,虽然面对的是沐氏宗家能与家主抗衡的三长老,神情却依旧是那么的从容。甚至,没有给三长老一个正眼。

    “那把剑真的是破剑?”三长老又问道。

    “你孙子不是说了么?的确就是破剑。”夜阑沨淡然一笑。夜阑沨的笑容很淡,语气更淡,但是在场人的都诡异的从这平淡的语气中听出了讥讽的意思。姿容几人面面相觑,能让谪仙一般的大人物这么小气的讽刺人,啧啧,他们应该荣幸自家公子在大人物心里有多重要么?啊啊啊啊啊啊!还是不要了吧,两个都是男人啊!

    “嗯,我知道了。”三长老面色不变,只是眼中闪过一抹隐忍和怒气,随后点了点头,扶着沐承宣朝外走去。

    “三长老。”庄成俊也站了起来,可怜巴巴的看着三长老。

    “虽然你是客人,但做出这等伤风败俗之事,我沐家也不能容你。”三长老停下脚步,面无表情的说道。

    庄成俊脸色一变,还没等他品味出三长老话中之间,就见三长老一掌拂来。

    “喀。”所有人都听见骨骼碎裂的声音,庄成俊身体一歪,倒在地上,再次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右腿也以奇怪的姿势扭曲着,竟是被三长老一掌震断了腿骨。

    “闭嘴,还嫌丢人不够吗?好好回去闭门思过,若敢报复,休怪我不给庄家脸面。”三长老冷冷的喝道。

    庄成俊吓得全身发抖,虽是痛入骨髓,却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捂着嘴,拖着断腿,拼命的爬出了小院。

    看到这一幕,沐北辰皱了皱眉头,却是一语不发。

    沐寒烟也是微微一凛,今天的事,说到底还是因庄成俊而起,也是他有错在先,如果三长老斥责他几句,再让他道个歉,便是有和解之意。

    沐北辰再顺水推舟客套几句,今天的事大概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是他情愿打断庄成俊的腿,给沐北辰一个交待,也不肯道歉,对沐承宣的事更是只字不提,无疑便是表明态度——绝不让步。

    这宗家内部的争权夺利,显然比黑石城的沐氏分支还要严峻得多啊。

    “我倒是希望他来报复,下次就不是断一条腿了,我会断他五条腿,让他生不如死,万劫不复。”沐寒烟却忽然在这个时候微笑着开口了,声音不大。但是在场的谁不是修炼之人耳力超凡,自然都听到了沐寒烟这番话。

    三长老本是扶着沐承宣往前走的,听闻这话后,停下了脚步,缓缓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